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风雪夜“归”人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石兵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05

女人取出手机,按下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却一遍遍不敢拨出,她不知道,那个恶婆婆会不会再一次对着她破口大骂,她又想拨给男人,可想到自己出门这么久男人竟然也没打来电话,女人又恨恨地收起了电话。
  天黑下来之后,男人温了一壶烈酒,一个人在家中独酌,他一言不发,实际上,也没有人会听他说话,就在天黑下来之前,女人带着孩子离开了家。
  女人生平第一次和男人吵了架,不是因为穷得吃不上饭,也不是因为男人藏了私房钱,比这些都要恶劣百倍。女人根本无法想像,自己这个木头一样的闷男人,居然今天一回家门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非要跟自己离婚。
  离婚是随口就能说出来的话吗?男人和女人结婚十年,该说的话几乎都说了个遍,所以现在半天也不会说一句话,可是就在今天,男人竟然说出了离婚这两个字。
  男人的理由很简单,过烦了,没意思,想换个活法。女人问他是不是外面有人,男人不置可否。女人问他是不是那个重男轻女的恶婆婆挑唆的,男人同样不置可否。女人哭得稀哩哗啦,男人还是不置可否。
  哭了闹了,眼看男人又恢复了闷木头的样子,女人擦干眼泪,抱起一旁吓呆了的三岁女儿,顶着门外阴沉的天空消失在了黄昏深处。
  男人喝了两杯酒,昏昏欲睡起来,朦朦胧胧中,母亲似乎又来到自己面前,告诉自己:咱们家每一辈不能没有个男人,那个女人生了个女娃,换了她。恍惚中,母亲竟又换上了一身白大褂,面无表情将一张诊断书放在眼前:你妈得了白血病,你先准备四十万,再来做骨髓配型。突然之间,面前人又哭天抢地起来:我跟你结婚十年,哪点对不起你,你要跟我离婚。
  男人累了,重男轻女的母亲得了白血病,自己要准备钱和骨髓,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婆说这个事,想当年,老婆坐月子时被母亲闹,两人早已势如水火多年不说一句话,这件事自己处理不了,而且,自己家也根本没这么多钱,或许,只有离婚,老婆孩子才能过得更好一些,母亲也才能过得更好一些。
  男人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离婚是惟一的办法,甚至还有些两全其美的意思,想着想着,男人沉沉睡去,嘴角挂着一抹苦笑,眼角淌着两行咸泪。
  女人离家之后没有回娘家,她抱着孩子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想着男人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一直到天空飘落第一片雪花,女人才恍然醒悟,再看看怀中圆睁双眼饥饿过度却不敢说话的女儿,女人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
  女人带女儿吃了点晚饭,就在饭店里发起呆来,一直到店员提醒要关门了,女人才带女儿走入了漫天大雪之中。
  女人取出手机,按下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却一遍遍不敢拨出,她不知道,那个恶婆婆会不会再一次对着她破口大骂,她又想拨给男人,可想到自己出门这么久男人竟然也没打来电话,女人又恨恨地收起了电话。
  女人在大雪中逡巡不停,始终想不到男人提出离婚的原因,转来转去,竟又来到了家门口,远远的,女人看到家里亮着灯,远远的,女人看到一个身影在自家窗前向家中张望着。
  女人走近,看到了周身覆满白雪的婆婆,数九寒天,漫天大雪,婆婆居然满头大汗,看到女人,婆婆大叫,快,快开门。
  那一夜,两个女人一起将酒精中毒的男人抬上救护车,还有一个小小的女孩为爸爸撑着一把小小的花伞,只为了阻止冰凉的雪花落在爸爸身上。
  那一夜,两个女人抱头痛哭,十年时光发生的种种都在一场病痛和事故的面前化作了涓涓暖流,融化了彼此紧紧关闭的心门。
  那一夜,男人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经常悄悄在夜晚来到自家窗外的母亲和每夜与自己同床共枕的妻子,还有那个精灵般纯洁美丽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