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雨一直下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肖佑启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05

在赖屋北村的乡村路上,一条黑影裹在重重的雨衣里,在微弱的摩托车车灯的照射下,东一下西一下倒腾着躲避着,线路有些诡异、凌乱、慌张。
  (一)
  “轰隆隆……轰隆隆……”
  没头没脑的暴雨夹带着闪电扑向黑蒙蒙的赖屋北村,整整一个小时了,还没停止的任何征兆。
  以往深夜这个时刻,赖建文鼾声正浓,高一声低一声的,有时还拖个长长的尾音,像火车进站似的。赖嫂初时挺不习惯,久而久之,也听顺溜了,有时听不到老伴的鼾声,自个也睡不着。
  今天到子时了,赖嫂还没听到熟悉的鼾声。
  “还没睡着?”赖嫂试着推了推老伴。
  赖建文翻了个身,“睡不着?”顺手打开了灯。
  “怎么了?”
  “下这么大的雨,怕不行啦!”赖建文似有心事。
  “神经病,么事不行不行的,快睡。”赖嫂眼睛也睁不开,忙不迭地拉熄了灯。
  (二)
  “轰隆隆……轰隆隆……”
  之前仅存的一点睡意被外面的急风骤雨浇得透湿,赖建文干脆悄然起床,来到堂屋。
  点燃一支红双囍,烟味有点重,甚至咳嗽了两声。他下意识的连抽了三支,一支比一支难受呛人,心里闷得愈来愈痛了慌了。
  不行呀,不行呀!
  看着外面近似疯狂的雨夜,赖建文自言自语。片刻犹豫,他马上起身,再次打开了电灯,并打开抽屉,边翻边找。
  “老赖,搞么事幺蛾子。”不知什么时候,赖嫂站在了身后,吓得赖建文一跳。
  “手手手电筒,阿阿芳啊,不行呀,我想要回厂。”赖建文结巴似的一句话,也惊到了阿芳,“你你你还有一天假呢,不想陪我了,你你你不是明天要去学校看儿子?”
  此时,赖建文觉得必须把自己的真实意图告之阿芳,他信任自己的老伴。
  “你看呀,这么大的雨,肯定不少地方积了很深的水,我们厂建在原来的鱼塘地,地势低,前几天那边的河涌又施工,我担心工厂水浸啊!我是车间主任呀!”
  一起过一二十年了,屁股一翘就知道要做什么。赖嫂早料到是此事,“谁不担心?莫急,你打个电话回工厂,看有没有水浸。你明天一早回去吧。”
  赖建文急了,双手直摇着肚子,“我刚给保安打过电话,水到了工厂门口,我现在要回厂去。”
  “一二十里地远呢,你骑车去呀?”
  “不怕。”
  老赖是个犟脾气,一经作出决定,十个水牛也拉不回。
  赖嫂知道拦是拦不住的。
  (三)
  “轰隆隆……轰隆隆……”
  暴雨一刻也没有停缓的意思,闪电好似垂落下来,还分出无数条光电,光亮着、撕裂着赖屋北村。
  在赖屋北村的乡村路上,一条黑影裹在重重的雨衣里,在微弱的摩托车车灯的照射下,东一下西一下倒腾着躲避着,线路有些诡异、凌乱、慌张。
  “轰隆隆……轰隆隆……”
  “轰隆隆……轰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