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该怎样迎接今天的“诗歌热”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袁跃兴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05

我们曾经是一个诗歌的国度,无论是唐诗的飘逸通达,还是宋词的婉转流畅,我们的民族曾经流淌着诗的血液,传承着诗意的灵魂。
  中国青年报曾刊登文化报道“2017:诗人诗刊诗歌节诗歌网,诗歌热回来了”说:年初,《中国诗词大会》火遍全国;岁末,诗人余光中去世,刷屏的除了蜡烛的表情符号,还有他的诗,“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诗人多了,诗刊多了,诗歌节多了,诗歌的新媒体也正燎原,在新诗迎来百年生日之际,诗歌热似乎又回来了。
  这“诗歌热”表现在哪些方面?从2013年开始,《诗刊》的发行量和阅读量都在持续增长,2016年增长了30%,其中个人订阅占百分之六七十。
  中国诗歌网网站自2015年正式上线,日均访问量20万左右,日均页面访问量50万,最高时达500万;注册会员近11万人,注册诗社近2000家,平均每天收到投稿2000件,累计150万。
  在搜索引擎的新闻频道输入“诗歌节”,近一个月见诸媒体的诗歌节有20多个。以地域命名的有 “张家界国际旅游诗歌节”“武汉诗歌节”“上海市民诗歌节”“香港国际诗歌节”“白帝城诗歌节”……而打名人牌的则有“仓央嘉措诗歌节”“徐志摩诗歌节”“李白诗歌节”等。
  年轻人不再讳言 “诗人”的文艺身份。中国青年报记者问起偶然相识的一个90后是做什么的,他回答:“我是一个诗人。”不再惧怕嘲笑和揶揄。
  大学中诗歌社团纷纷涌现。几乎每所大学都有一个诗歌社团,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都有“五四文学社”,武汉大学的浪淘石文学社从上世纪80年代延续至今。很多年轻诗人的创作起点都是大学。有评论说,现在“大学里的诗歌氛围都快赶上80年代了”。
  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作为发起人之一的音频节目“为你读诗”,现在已有百万用户。大量年轻人通过新媒体读诗、写诗,两年一届的“夏青杯”全国朗诵大赛,“第一届才有1万人报名,今年有97万人,绝大部分是年轻人。看到年轻人甚至孩子们在台上朗诵得那么专业,对诗歌理解得那么深,我对中国诗歌的未来极为看好”。“诗歌是很好的文化载体,解决的是心灵认同感的问题。读诗不会让人漂亮,写诗也不会让人富裕,但就是有人喜欢”,诗歌成为年轻人自我表达的需要……
  这几年,文艺圈、诗歌圈,也是不断出现一些诗歌作品、走红的诗人,但是,它们大多是炒作,即使是某一诗人或作品引起关注,也往往最终流于一种消费化的、娱乐化的狂欢,变成一种喧嚣、躁动的事件,而远离了诗歌艺术本身和主体的讨论,基本上都是一些“海市蜃楼”般的诗歌假象。
  从这篇文化报道看,无论是余光中的《乡愁》激起的乡愁诗歌效应,还是诗歌期刊发行量的持续增长;无论是诗歌网站、诗歌社团的大量涌现,还是青年人通过新媒体读诗、写诗,这样的“诗歌热”,让人感到它们在诗艺和审美上来说,更纯粹、更加注重诗歌的本体化和诗歌的艺术自觉、更少功利性和商业性,的确正像文化媒体所说“2017:诗人诗刊诗歌节诗歌网,诗歌热回来了”。
  诗是为着一种已经完成的社会华丽的仪式和庄严的仪仗而创作的,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诗歌的光荣才会有它应有的地位。在今天,我们仍然需要这种诗歌的光荣理念。我们曾经是一个诗歌的国度,无论是唐诗的飘逸通达,还是宋词的婉转流畅,我们的民族曾经流淌着诗的血液,传承着诗意的灵魂。从文化精神实质上说,诗歌需要的是英雄主义、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这样的社会条件、时代文化和精神氛围,才是诗歌的生存土壤。而今天的这样的“诗歌”文化热,告诉我们人类的诗歌艺术中有些东西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人类对于诗歌美学、诗歌信仰和诗歌本质的理解……
  西方的一些诗歌文化理论认为,诗歌具有高贵性和神圣性,诗歌的目的在于追求反映真理,诗歌担当着瞻视往古,放眼未来的职责,诗歌是被当成精神世界的唯一“法律”。诗歌,应该渗入人类的心灵,表达最崇高的思想、情感,诗歌抚慰心灵、安妥灵魂的作用永远不能被取代,人类具有那永恒的无休无止、不可抵拒的诗的冲动……
  而对一个民族来说,不论在任何时期,都不会消失了诗的本能,不能泯灭了诗歌心灵,缺失了诗歌精神。如果一个民族失掉了诗歌精神的追求,而只有时尚,只有娱乐,只有消费,只有功利性的物欲,只有实用主义,那么,这个民族的心灵就会日趋浅薄和苍白。如果我们的心灵中没有了诗意,那么,我们可能会泯灭了文化感受性、道德同情心和人类终极精神价值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