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站在故乡与异乡之间的执灯者

——读刘洪希诗集《一只青蛙在城市里跳跃》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章晖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05

诗人说,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寻找一种平衡,希望自己的诗歌既能让人读懂,又能给人留下思考的空间,他已经做到了。
  读完诗人刘洪希的诗集《一只青蛙在城市里跳跃》,给人最直观的印象是:诗歌简洁有力,却不乏柔情和侠骨。诗人仿佛是一名站在故乡与异乡之间的执灯者,用诗歌之光照亮自己,也照亮着路人。
  从湘到粤,诗人在诗歌中修行已超二十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的诗歌经过岁月的洗礼已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不玩朦胧高深,不含糊其辞,也无晦涩之语,且感情充沛,思想深邃,能直达人心。以忧患意识关注现实,以自觉的担当警醒心灵,让读者总能顺着他擎起的光源中,洞察真切的人情世故,体会人生百态中的疼痛,温暖,包容。
  诗人穿越故土时,擎起了故园之灯。那稻田,荞麦,稻草人,麦子,炊烟,红薯,禾苗等常见的乡间农作物在故土焕发出朴素而动人的诗章。诗人用流畅深情的笔触进入纷呈的意象来打开诗的契口,让那养育生命的农作物,谦卑无闻,像乡间穿行的亲人,从而融合了二者永恒的依属关系。诗人在《远去的荞麦》中写道:秋天的边缘/看母亲收割荞麦的姿势/田埂上小小的我、还无法想象/这是一行诗意的句子。这是一首怀乡诗,诗人写出了孩童时母亲弯腰割荞麦的场景,小小的“我”在田埂上是母亲的陪衬,而今,蓦然回首,最美的诗行是记忆中的收割故乡。远去的记忆,有甜蜜也有逝去的忧伤。在《稻草人》中,诗人写道,生命的升起/与母亲的阵痛无关 但是/他草质的原形/在母亲粗糙的双手精心的孕育中/栩栩如生那么/他是否也可算作母亲的儿子/我的兄弟。诗中将稻草人写成母亲的儿子、我的兄弟,表达了他对稻草人的挚爱,对消失事物的忧患和缅怀,对卑微者的呵护与怜惜。疼痛与乡愁像秋风扑面而来。像这种诗比比皆是,如《麦子》、《农人》《禾苗青青》等。
  诗人在且行且歌中,从容,坦荡,理性,包容,用犀利的双眼,储存着拍摄着沿途风景,通过思想的加工,诞生出一首首闪着哲理而有温度的诗歌。他写《一只青蛙在城市里跳跃》中,水泥地楼宇森林城市/站立在土地的沦陷之上/站立在一只青蛙痛苦的怀念之上……一只青蛙千万只青蛙/情愿奉献一切/让热爱者的欢笑/建立在自己的血肉之上。此诗应该是诗人的代表作,这是一首赤裸裸的异乡低层者的生活写照,他们隐忍却坚忍,他们卑微却高贵,他们活在最低处却擎起了城市蔚蓝的天空。
  诗人在风花雪月中,写得或欢快行云流水,或情意绵长,仿佛那些风花雪月本就是一个个妙曼的女子,彰显出诗人情深义重的浪漫情怀,对理想爱情的向往,虽然生活中的爱情并不总如人意。所以诗人写出了:果实总是在秋天被采摘/爱情也常在这时候/背转身。让人看到了果实之秋、人生之秋的丰盈,却也有爱的残缺。在《和月光的一场恋爱》中诗人写道:是不是所有的婚姻以外的爱/都会被人指责无疾而终/我最终也没能留住/月光的身影但内心的爱/谁又能阻止谁。诗人大胆而巧妙地写出了当代人的情感困惑和坚守。作家大海曾这样定义爱:是用由心发出、用行动表达的情感心理地,源自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忠诚、善意,是奉献的、无私的正能量。诗人在诗歌中所表达的爱便如出一辙。
  诗人在心灵空间中,仿佛亮出了心灵之剑,也擦净了心灵的镜子,那些经过沉淀的诗句,焕发出动人的光彩。如《品茶》中诗人写道,我不敢轻易品茶/我总是多情地以为/茶的成长经历其实就是/采茶女人/感情浓缩的过程。诗人用舒缓的语调,道出了茶魂即人魂,让人对茶顿生敬意。许多如玑似珠的诗歌警语随处可见,如他写孤独时,说真正的诗人是孤独的,注定一生孤独的人物并不畏惧孤独,甚至在寻找孤独。他写影子时说,影子驱走了我们的黑暗和孤独。他写现实的镜子时说,镜子让我们有了自知之明,比如坚韧毅力,和骨骼的硬度。他写刀时说,只有热爱土地才能让自己闪光。
  在爱的絮语中,诗人打开纤纤心结,让人看到他的温存的另一面。诗人并不是如火如荼地歌咏爱情,而是通过星空里的星辰来照亮爱,珍惜爱,怀想爱,让人看到的爱是美好的,即便错过的爱,也要留下祝福。我们从《情人节一束玫瑰从左手换到右手》读到 “内心有爱/才有爱的世界”这或许便是对爱最精辟的诠释。
  诗人说,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寻找一种平衡,希望自己的诗歌既能让人读懂,又能给人留下思考的空间,他已经做到了。在故乡与异乡之间的疆域遥远而又临近,灯,像黑夜的眼睛,而诗歌之灯,仿佛诗人的灵魂之眼,它照亮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在光的世界不畏惧,不沮丧,于阳光风雨中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