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岐江边上的夜晚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陈梅燕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05

年近了,来岐江散步的人少了,夜晚热闹惯了的岐江河边,显出几分寂寥和清丽。
  心很静,如同这样的夜晚。宁静温暖得如同躺在丝绒的被窝里。忽然就想起多年前那颗惴惴不安的心。那时,我在中山还没有家,没有归宿感,也没有爱情。母亲那个遥远的家,是过年唯一想要归去的巢。可是,回去的车票很贵,假也不容易请,而归去的那些人,像四散的鸟儿,带着自己的喜悦和迫切,挤进汹涌的人潮,没了踪影。整一个中山,就会在这样一个时期,分外安静。清冷和寂寥如同离乡的愁绪,缠绕着我那颗小小的心。那时的我,多想在中山有一个自己的家。想着有人与我立黄昏,有人问我粥可温,在一箪食,一瓢饮,这样简单的日子里,经营一个个喜怒哀乐与共的平常日子。那些寻常人家的烟火,在那段勾起乡愁的日子,居然成了我心之所向的全部。
  想着往事,闲散地行走在岐河边上的我,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冷。看着自家的灯光,觉得就像是闪烁的萤火。一灯如豆,那一盏温暖,或许就是此刻,在赶着回家而没来岐江边散步的那些人心中的一盏吧。在这样的夜晚,没了卖公仔的小贩,没了卖小吃的大叔,没了跑步健身的年轻人,也没了每晚都在桥上弹唱的歌者,更少了很多拖着手行走在璀璨夜色里的恋人。岐江,到底见证了多少人的悲欢与离愁,欢聚与喜悦。它那深邃的静默,到底承载了多少人的眼泪或希冀。谁又说得清呢?
  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隐约传来了一首赵照的《当你老了》,那优美的旋律与充满了磁性的声音,从窗外飘进来,引人驻足。我临窗眺望,还没睡意的老公也被歌声吸引过来,一人守着一扇窗倾耳静听。行人稀落的江边,一个看不清面目的身影伫立风中,衣服猎猎而动,剪影拉得很长。这个迎着风的人,在深情地演唱。我觉得他是唱给夜晚,唱给星空,唱给岐江,唱给自己和离乡的游子听的。他像用尽深情,同一首歌一连唱了三遍。那些像是从心底流淌出来的歌曲,打动了我,也打动了岐江夜色。我看着唱完了歌的他,钻进停在路旁的一辆小车离去,没入夜的深处,不见了踪影。
  岐江从来不乏浪漫,只是这夜更加有温暖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