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故乡的山稔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卓汉雄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05

前几天,一位在家乡以酿酒为业的同学告诉我,今年他酿了山稔酒。山稔都是从家乡的山上采摘的天然野果,味道不错,可以一尝。
  喜酒的我买了二十斤。快递到家的当天晚上,我斟了满满一杯,细细品咂。酒的味道真不错,醇厚绵长,芬芳清冽。虽然是55度的烈酒,但我的味蕾还是品出了家乡山稔的那种独特甜味。暌违多年的味道,唤醒了我蛰伏已久的童年记忆,思绪迅速被拉回三十多年前的故乡。
  我的老家在粤东山区群山绵亘的一个小山坳里,开门见山,屋后也是山。山上林丰草茂,植被多样,山稔树也是诸多草木中的一种。山稔树不高,大多半米左右,叶片也不多,呈翠绿之色,枝干嶙峋,根系发达。它和山上的所有草木一样,都是自生自灭、无人管顾的。山稔树在物竞天择中得于遍布山野,在于它的坚韧、野性和超强的生命力。它们在荒山野岭之中,吸山川之气,纳日月精华,沐四季风雨,长得茁壮蓬勃、精神抖擞。
  一方水土育一方人。但我觉得,同一息壤中养育出的物和人,其实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正如山稔和我们,在精神内质上是颇多相通的。每次看到山稔树,我总觉得它像极了我们这些山里娃,廋筋硬骨,粗生贱长,但却有着极强的生命力。
  暮春时节,当布谷鸟声声啼叫的时候,沐浴着淅淅沥沥的春雨,山上的草木开始了抽枝长叶。山稔树枝叶簇新,枝头上的花苞也开始绽放。盛开的山稔花瓣分成五片,花蕊浅黄,蕊中有三四条似沾满粉状的细茎,花的颜色大多为粉红或深红。山稔花期集中,几天里就像赶集似的全开了,一片片,一丛丛,一簇簇,开得如火如荼,开得热闹非凡。遥望山岭,好像点点星火在荒野燃烧;近看山坡,犹如只只红蝴蝶立于稔树枝头。
  花开花谢,弹指瞬间,山稔树上就如魔术般地变出一个个青色的小稔子。小稔子晨吮甘露,日沐阳光,遇雨滋润,见风就长。乡谚有云:“七月半,山稔红一半;八月半,山稔乌一半。”待中秋前后,山稔就成熟了。村人总是呼朋唤友,携弟挽妹,漫山遍野去采摘山稔。
  那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山稔带给我们的快乐弥漫着整个山野!
  那时候,我喜欢独自一人行动,因为这样,不但可以觅得更多的山稔,还能愉悦地享受采摘山稔的乐趣。我总是起个大早,满怀憧憬地从山脚出发,一路跋涉,一路寻觅,常觉得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快乐地燃烧。在山中,一见到成熟、饱满的稔子,我总是从心底不自觉地发出一声欢叫,然后疾步上前,轻轻摘下,生怕把它软熟的皮捏破。拧掉瓣耳,轻咬一口,满口生津,如啖珍馐。边采边食,慰藉饥肠之余,还顺手捎带一些回家。
  秋天的深山,林壑优美,色彩斑斓。“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山中的涧水从山巅飞溅流泻,泠泠之声和着阵阵松涛,反而增添了山林的几份静谧。躺在软绵绵的杂草丛中,仰望苍松之顶,秋阳高悬,白云流苏,阳光透过细密的松针在林间撒下一地碎金,让人遐想万千。在山中,渴了,就掬一捧甘洌的山泉润喉;倦了,就在树阴之下席地而坐;闷了,就在寂寥的空山高声长啸。
  这般充满野趣的印记,怎不令人永铭于心?
  时境变迁,在时代潮流的裹挟下,山里人如鲫过江般地往外奔涌。在远走他乡的大潮中,我也成了一个异乡之客。而故乡似迟暮之人,睁着她浑浊的双眼,望着在她襁褓里长大的孩子渐行渐远的背影,神色忧郁,无言涕零。曾经喧闹的每一条路,每一座山,都在岁月的无情侵蚀下愈发凋零。一直陪伴她的,只是那漫山遍野的山稔,在春光中为她含芳吐艳,在秋日里为她奉献果实。它们和群山的草木一起,扎根大地,坚守故土,静候归人。
  世道的艰辛,使我挣扎在生活的罅隙里,以至常常忘记生命的来处。而今晚,山稔酒用她澎湃的激情,攻破了我心中高筑的城池,漫漶的情感洪流,一泻千里,将我彻彻底底地湮没在永难释怀的乡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