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腊月里的绿意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妍冰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11
  时值腊月十二,正是数九寒天,可我们中山的天气还像深秋一样沉静温和。

  已经1月末了。期盼着寒假的到来,真的到了,却反而心神浮动静不下来。今天,先生突然来了兴致,说他早起一个人出去散步看到一个颇具田园风光的去处要带我去看看。
  在哪?
  就在我们家附近,在博爱路通过立交桥,横穿过105国道,在沙溪明月花园后面,一直走下去,有一个树木葱郁的地方,那里颇有田园风光。
  说得如此诱人,心不由得蠢蠢欲动起来。于是穿好外衣,随着先生走在通往沙溪镇的乡间小路上。
  时值腊月十二,正是数九寒天,可我们中山的天气还像深秋一样沉静温和。到处绿意盎然,阳光灿烂,感觉到有风,吹在身上爽爽的,很是舒服。
  这条小路伸向大片田野。一望无际令我想起了东北的三江平原。小路两侧是鱼塘,斜斜地生长着高高的青草,那些青草此时结满了穗,那是我小时候很熟悉的“毛毛狗”,这东北荒野才有的野草,竟然在岭南见到。一阵欣喜,急忙用手机拍下:
  小路,郊野,池塘……
  在水畔茂密的青草边。一棵枯黄的老树,倒影在水里,越发反衬出青草的郁郁来。
  再前不远,一排紫色芙蓉花,开满枝头。喜欢极了那花的色彩、花型,还有那花的姿容。一路走着,看着,心想:来这里居住十多年了,竟然不知有这么一块如此荒野的地方,原始,开阔,无声无息。令野草野花如此放肆地生长,池塘的水也如明镜一般清澈。不禁又痴痴遐想,老了以后,这里有一间小木屋,或者草屋也好吧,只有能装下一个漫无边际的思绪就好。
  突然,眼前真的就出现了一个小草屋。看!它那么原始、那么丑陋、那么小啊。走近、细看,远没有我喜欢的海边小木屋那么别致,也没有好友娥喜欢的原野小木屋那么美观。它实在是太丑陋了。然而它的周围生长着一片片嫩嫩的青草,令我在它丑陋的外表下看到了一丝丝的生机。
  我指着小草屋问先生:“如果我们老了,就来这里住,你打鱼我养花,好不好?”
  他笑了:“就你?住这里?免了吧。你先问问这荒郊野外的,有没有网?有没有电视和电话?”
  我也笑了。是啊,如果没有了网络,我们该怎么生活?
  沿着小路一直走下去,先生说不走回头路,再走一段,经过一个花场,就上105国道了。沿着国道一直下去就到家了。
  看看时间,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了。难怪觉得腿酸酸的。想找个地方坐下,正左右看着,突然发现前面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就是我说的那个永乐花场。知道你会喜欢。”先生说。
  是啊,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在小路左侧低矮的围墙望过去,发现一个个露出半截的凉亭,那些凉亭上面都被浓密的绿色植物覆盖着,飞檐翘起,煞是好看。我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兴致勃勃走近观赏。
  原来,那不是凉亭!
  走近细看才知道,那是用几棵树间□等距离种植的凉亭!
  看!一棵棵老树,它们茂密的枝被修剪成了一座座凉亭的顶,下面的树干就成了凉亭的柱子。园艺工人的手艺真是巧夺天工,这么精美的修剪手法,即使在美丽的宜居城市中山居住二十多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太有创意了。我赞叹不已。
  另一侧也都是如此,几棵树形成一个凉亭,一座座竖立在院子里,还有一排长廊,依然是几棵树一字排列着,用枝叶修剪成长廊的顶。和后面绿瓦黄墙的住房相互映衬,给这里增添了无限情趣。
  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大门边几块巨石上写着“盆趣园”,过去倚着巨石留个影吧,记录下这一段美丽时光。
  想到北方的飞雪,想着老家亲友在零下29摄氏度的透彻风寒,看看自己生活的第二个家乡——中山,此刻却是满眼的绿色:绿色的野草,绿色的树 木 还有用绿树修剪的亭子,清澈的池塘,盛开的野花……同一个天空下,这南北季节的天壤之别,令人感叹!
  南北气候的差异,和南方人北方人的性格有关吧?暖雨熏风,锦衣华车孕育了柔美、细腻、缜密的南方人;骏马彪骑,秋风雄浑造就了粗犷、豪放、大气的北方人。
  希望这种地域人文的差别能永远保持。只有差别在,世间的风景才有动感,才美丽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