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周作人散文之“涩”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贺有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11

  作人散文,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久负盛名,实至名归。唯其“涩”味,乃其缺陷所在,是为美中不足。
  读周作人散文,得有闲,得有心,得有茶——最好,一壶清茶作伴。
  皆因周氏散文之“涩”。
  有论者认为:读周氏散文,其味有四——初读,淡,情感、描写、态度、取材皆极淡,淡乎寡味;复读,涩,枯燥、干涩,几乎至于难以卒读;三读,甜,平淡、干涩深处,飘出袅袅余香;四读,苦,亦人生之苦,周氏散文之魂之所在。此四味,皆因周氏行文藏而不露,文风甚为内敛所致,亦是周氏散文独特之所在、魅力之所在。
  四味之说,深得周氏散文之三味。其淡,其甜,其苦,独特之处自不待言,唯其“涩”味,不但未能为其文增色,反倒因之大减其味,后之读者,多因其涩而难以卒读而弃之。故此,读周氏散文,须闲,须静,一壶清茶,慢慢“泡”。
  周氏散文“涩”在何处?
  其一、行文拖沓,如村妇饶舌,东拉西扯,不着边际,久不入题;一旦入题,古今中外,传闻轶事成堆,如老夫漫步,极尽拖延能事,读来不厌其烦。其“草木虫鱼”系列即是如此。“草木虫鱼”系列之一——《金鱼》,头一大段,所写极其琐碎,尽是鸡毛蒜皮,不痛不痒。第二段入题,又不惜笔墨写叭儿狗与鹦鹉。三、四大段,前者不厌其烦写小脚女人,段末稍点金鱼,草草收场;后者不厌其烦写鲫鱼、鲤鱼,偏不写金鱼,段末仍念念不忘叭儿狗与鹦鹉。结尾又如开头,所述、所议瘙痒不着……题为《金鱼》,写金鱼者寥寥,不揣冒昧,窃以为有偏题之嫌。
  其二、引经据典,连篇累牍,文中所引几至多于所写,故有人讥讽为“文抄公”。引文多,倘无文字障碍,倒也无妨,慢品细读便是;且能从中受益匪浅,好学者必“不虚此行”。可文中所引又多文言,又无太多注疏,非底蕴深厚者必“不知所云”。阅读艰难,枯燥乏味,阅读之美丧失殆尽!更何况,学识渊博固然可嘉,可流于卖弄、炫耀,则又另当别论。《谈瘙痒》一文,引文起笔,引文收尾,一引再引,引中又引,林林总总,前后引文竟达二十处。其中,引宋释道诚著《释氏要览》卷时,引文长达二百余字……而《蚯蚓》、《关于禽言》等文,引经据典不说,多处引文皆为文言,且引文罕见,读来极是艰难,阅读之美、之趣大减。
  其三、语言半文半白,且直白质朴,极少修辞,亦缺精彩警句,一派枯涩、朴拙,节奏感与韵律美几无可谈,阅读欲亦难以说起。周氏散文,就语言而言,多有此疵。随意翻阅《周作人散文》中的篇什,其题质朴无华,其文一览无余,行文力求平淡自然,不求摇曳多姿,虽有山的沉稳,却少水的灵动。
  文学作品引经据典,原本无可厚非;若引用恰到好处,既能为文增色不少,亦能彰显文化底蕴。读梁实秋散文,文风亦如周作人散文,多平淡自然,少华丽妖娆。梁公亦博学,胸藏万汇,信手拈来,亦喜引用,然引用灵活、适当,且极少文言,且语言通俗、流畅,几无“涩”味,为其文增色不少。
  毋庸讳言:周作人散文,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久负盛名,实至名归。唯其“涩”味,乃其缺陷所在,是为美中不足。若能淡化其“涩”味,甚至去其“涩”味,必为其文锦上添花,则更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