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愿所有狗狗都被温柔以待

——读周公度《老土豆》有感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李静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11

  这是一本有作者亲笔签名的书,那日我见他郑重其事在扉页写下:周公度。今日我坐在正午的冬阳下,身边孩子欢笑奔跑,头顶天空湛蓝明亮,不远处一条被冬雪刷洗干净的河流静静流淌。我把《老土豆》放在膝头,仿佛他就坐在对面,讲述这个他小时候经历的真实故事。
  温柔,温馨,温情。于是,我见过的周公度和故事里的小宽合为一体,他牵着柴犬土豆,与它拥抱、玩闹、窃窃私语,让整个天地都铺上蜜糖的颜色,连读者的心也一起被蜜糖包裹起来。
  故事讲述的是一只叫土豆的柴犬,一不小心开口说了话,男主人便打起用它换钱的主意来,土豆知道后,离家出走,在外经历种种冒险。小主人发动同学寻找土豆。而土豆在得知小主人的心思后,又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原本是一个特别普通的故事,跟所有养狗的孩子一样,我们视狗狗为最贴心的成长伙伴,可有一天,它因某种原因丢失或者消失,我们便失魂落魄,用尽全力要把它找回来。这是一个情感上的普通需求而已。就像你我,我们小时候的狗死了,我们郑重其事为它建坟墓,还要在坟墓上种一棵小树、一株野花……过程充满了心酸,却始终温暖。
  但这个又不是一个特别普通的关于狗的故事。狗会说话,这就成了一个童话故事。它具备童话故事的所有元素,幻想的手法,拟人化的表达,具有真善美的主题,当然,还有圆满的结局。像经典童话一样,故事里有正反两派,且力量悬殊很大,可最终邪不压正。作为反派代表的爸爸占据绝对优势,身材高大,拥有家长权威,贪财奸诈,又有手段,他诱惑土豆说话,又暗地里去找马戏团。还有在体力上占据优势的锯木厂工人,把土豆拴起来折磨。正派是一个团队,首先是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土豆,然后是土豆八岁的小主人小宽和他的三个同龄同学,还有小宽刀子嘴豆腐心的妈妈。可,狗、儿童和女人,虽然数量大,但毕竟处于劣势。幸好,在童话故事里,正派即使弱小也总能绝地反击,因为正派的武器是爱,是忠诚,是信任,是团结等等一切的正能量。正能量是有强大磁场的,所以让土豆在逃亡和回家的路上,有狗妈妈主人的收留,流浪狗的接济,有流浪猫的相助,还有小宽给予它的力量,土豆的离家和安全回家吸引了整个社会的舆论,它被这个残酷的世界温柔以待。当土豆终于安全回到小宽身边时,是正派狠狠地甩给反派的一个大耳光。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一句话便可以概括,但含义深刻,意蕴无限。优秀的童话故事正是这样。小如芥子的情感,在细节描写中却有动人心魄的力量。掩上书,读者泪未干,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土豆离家出走前向小宽告别的泪水,土豆回家后沿着绿化带伤痕累累爬向家门口,土豆被锯木厂工人毒打折磨,四个孩子差点迷失在寻找土豆的路上……作者缓缓的叙述,赋予土豆这只狗与人类同等的情感,我们在读这个故事的时候,看到的是忠诚的重情义的狗,却又不单单是一只狗,它更像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的孩子。故事里小宽的女同学说:“土豆是你们的家人,难道你会卖掉家人去换钱吗?”
  忠公八犬这只并不会说话的狗,赚取了观众大量的眼泪;会说话的柴犬土豆,也让读者几度泪下。万物皆有灵。在所有相信童话的作家和读者眼里,万物都跟我们自己一样,生命生来平等,有喜怒哀乐,有尊严感有价值感。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连我四五岁的孩子都在问我 “真的有童话吗”,童话作家只是把这种“相信”用这种朴实、接地气的方式缓缓地注入人的心灵。这股清流,让我们的精神雾霾渐渐散开,让我们更加相信我们的“相信”。
  《老土豆》入选中国好书2017年12月榜单,实至名归。而我因这本书,对那只放在母亲家的叫悠悠的黑狗,和路边的流浪狗,都想温柔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