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我的二孩时代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蓝桂珊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11

  难以置信,二孩临盆之际,是女儿护送我进的产房!
  保安勒令丈夫把车子往地下停车场驶,我便强忍着阵痛在门口下车了。6岁的女儿非常懂事,一手夹着产检本,一手扶着我走进医院大门,见人就喊:“我妈妈要生宝宝了!”这样的组合着实辣眼睛,护士见状迅速推来移动病床。一楼到5楼产房,女儿一直握着我的手:“妈妈,要坚强勇敢,像我打针一样。”我紧握着女儿娇嫩的小手,慢慢放开,随着她幼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产房门外……
  “妈妈,我想好了,我长大后不想生宝宝,实在太疼了。”
  “可是外婆生了我,我生了你,以后你也要生宝宝的。”
  就这样,我进入了二孩生活。
  二孩生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马上成为一名三无人员——无自由、无空间、无睡眠!当然,宝宝也分好几种,有的吃饱就睡,睡醒就吃,俗称“养生型”;有的白天拼命睡,入夜就闹直到深夜,俗称“日夜颠倒型”;有的不能平躺放,只能抱在怀里或背着,否则大闹天宫,俗称“粘身型”。而我的宝宝,非常巧妙地避开了这几种类型,自立门派——日夜翻腾、背抱无效、少吃少睡、声响如雷……一句话总结,月嫂遇上也要怀疑人生!作为该产品的生产商之一,我只能默默承受……
  宝宝闹多了,丈夫和婆婆偶尔也会发几句牢骚,也属正常,唯独有一个人一直热衷,以见怪不改的态度对待着我的宝宝,就是我的母亲!娘家成了我休整的避风港,母亲总会迫不及待地接过宝宝,然后勒令我上二楼睡觉。我知道母亲是心疼我,对女儿深沉的爱使她完全无视了宝宝的顽劣。
  宝宝刚满两个月的时候,小姨的儿子娶媳妇,母亲建议我喜酒当天带宝宝回去一趟,大家都期盼着见见这小崽子。母亲的娘家在均安南沙,一个四面环海的小镇。母亲如所有出嫁女儿一样,娘家一有喜事心便沸腾了,踏熟悉的地方,见熟悉的人,唠熟悉的口音,谁说“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呢!
  带这么小的宝宝参加宴席可是件大事!我们一大早收拾好宝宝出行物品,特意调整了他喝奶的时间,确保他在宴席开始的时候进入睡眠状态。但宝宝反应总是出人意料,尽管我们做足了全部部署,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临近开席,宝宝开始哭闹不停,背着抱着不见效,过了几个人的手后,夫妻俩尴尬不已。有迷信的老人家说是宝宝招惹了什么,在路边焚香,嘴里叽咕着“有怪莫怪”的字眼。迫不得已,母亲背着宝宝走远了,让我先吃,然后接力。心里难受极了,看着一盘盘陆续上桌的菜肴,想想哭闹的孩子,母亲的忧愁,哪吃得下。夫妻俩耷拉着脑袋,满腹愁绪。迅速咽了一碗饭,我便穿越酒席来到母亲身边。
  “妈,给我吧。”
  “你吃饱了?多吃点,晚上还要喂奶。不要紧,崽子都这样。”
  母亲犟不过我,走开了。宝宝哭声依旧,为了避免尴尬,我越走越远。一边是灯火通明的人海,一边是乌灯黑火哄娃娘,鼻子一酸,甚是凄凉。儿子的每一声哭喊都撕扯着我的神经,心痛与无助笼罩着整颗心,这就是所谓的骨肉相连吧。
  不一会儿,人潮中三个人影渐行渐近,丈夫、母亲、女儿急匆匆向我走来。“咱不吃了,回家吧!”母亲说。在众人欢腾的场面上,我们踏上回家的路,母亲还没来得及跟娘家人道别,还没喝上新婚夫妇的一杯茶……一路上,我颔首侧脸,低声哽咽,滚烫的泪水滑下来。我尽可能不出声,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的脆弱,趁着黑暗,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没想到,下车一刻,路灯下,母亲早已泪流满面。
  母亲劝我:“你得坚持,这是宿命,这个崽跟你小时候的症状一模一样。那时,我和你奶奶轮流背着你在大桥头晃啊晃,每晚如此,整个村子都出了名的。”
  “这算不算报应啊,也没听你说过啊。”我若有所思。
  “别胡说,有人还稀罕不了呢。女人啊,就得承受这一关,不然怎么说生儿自知父母恩呢!”
  “照这么说,你儿子永远都不知道你的苦啰……”
  “所以我一直认为生女儿命好啊!”母亲“扑哧”一笑。
  我没有笑,一下抱住母亲,紧紧地,就像小时候她抱我一样。
  夜,静了,两个小家伙也终于静下了。看着熟睡的女儿,一想到未来她也要承受我所经历的一切,百般滋味在心头。不久的将来,我会跟女儿说:“这不是宿命!是传承,是女性的伟大和坚韧!”相信,她也会把这句话转述给我的外孙女……
  我亲吻了女儿,睡下了。梦中,月夜下,多年前那座古老的大拱桥,一位体型瘦小的妇女背着孩子踱步,柔声念叨:“月光光,照地堂,蝦仔你乖乖睡下床,明朝阿妈要赶插秧啰,阿嫲织网哟织到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