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告文学 > 文章正文

梅兰竹菊 香沁榄乡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周振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4-23

  历来,梅、兰、竹、菊为花中四君子,分别喻示着傲、幽、坚、淡的志向人格。中山地界上,以四君子命名的地名有不少,最为典型的当属小榄。谈起由来,多有趣闻与掌故。譬如,以字相称的有梅花洞与梅花路,与字相关的有兰街社与兴兰街,属字范畴的有竹围与竹桥头。至于字,菊城之名妇孺皆知,已成为小榄文化的象征。

  梅花旧地 引人追忆

  从文化路方向穿过熙熙攘攘的新市路,抵花城酒店后转右,不远处有一间工商银行。与银行一墙之隔的,便是梅花洞。这是一条始建于明代的老街,长388米宽3米,最热闹的时期曾住有70多户人家。上午9时许的阳光,斜照着街内建筑的上部,不见人影的老街在映衬之下平添几分空幽。与梅花洞西端接驳的,还有一条始建于1990年的梅花路及其附属横巷。

  当地史料谈提及,梅花洞一带在明万历年间为私家园林之地,初为何大襄南漪馆故址,崇祯年间转为东阁大学士何吾驺别业(指以家宅为主体的园林)。梅花洞现址,仅是昔日偌大园林中的一处,曾植梅千株,岁末年初花开时节,清香四溢,好比神话中引人入胜的洞府,故名。

  此后,何氏后裔在此处辟有湖心诗社,常与文人雅客把酒言诗,称之为东林白雪。当中,诗僧几个太清癯,千树梅花一寺孤。片片晚风吹作雪,酒船飘满又平湖”“雪压林东白到轩,入林谁肯共忘言。梅花水国泠泠寺,分得罗浮一半村等诗句,便是何氏后裔的手笔。

  诗句中提及的寺,是指至今尚存于梅花洞的隐秀禅院(又名隐秀寺)旧址。是日,沿街行至早已不现梅花影踪的梅花洞16号,便可见到这栋占地358平方米的旧式建筑。它的外观与旧式民居无异,却是大门紧闭、牌额失色、浸染尘埃的模样。其现址,业已迁至圆榄山。

  除了何吾驺,明天启解元伍瑞隆同样在小榄飞驼岭遍植梅花,并辟有梅花泉。尽管时过境迁,却有史料可循。明末礼部尚书李孙宸曾在《驼山寻梅》一诗中写道:岁有梅花候,今年开独迟。长林犹带叶,冷蕊未盈枝。日暖蜂犹趁,林深鸟屡窥。归人不可住,攀折有余思。

  兰竹地名 渊源颇多

  相较字,小榄与字相关的地名要多一些。譬如,东兰路、壮兰横街、兰荷巷、兰桂巷、兰街社、兴兰街、竹兰街、竹兰直街等。当中,竹兰街与竹兰直街所在的片区,有20多条分衍开来的横巷。兰街社位于新市社区,据《中山市地名志》显示,这条南起积厚街北至车公直街的110米老街,始建于清代,一旁横贯着6条关联称谓的巷子。

  兰街社8号,乃香港知名导演麦当雄的祖屋,占地430多平方米,有着上百年历史。由于年久失修,该建筑内杂草丛生,现已成为一座危房。当地近来有消息称,麦当雄已把这间祖屋捐给新市社区。该社区决定把它改造为街心公园,造福周边居民,其改造工程拟于年内动工。

  熟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的影迷或许不陌生,有这么一位鬼才导演,拍戏不拘一格,什么都敢拍什么都能拍,最大限度追求真实感,曾获得金马奖与金像奖,一路见证并助推了香港电影的辉煌时代。他就是祖籍小榄的麦当雄,执导过《跛豪》《黑金》等多部经典影片。

  1949年出生的麦当雄,已至古稀之年。关于他的家乡,过往的风物印迹,同样在泛黄变老。竹桥、竹围、竹源、竹联、竹满街、竹生街、竹新街等,亦是如此。

  菊城宾馆一侧,有一条竹桥街,其中段被水色匝间隔开,1994年筑有一座七八米见宽的混泥土桥梁。桥的两端石刻,印着的却是竹桥头字样。这是何解呢?据当地老人讲述,数百年前这一带为水面宽阔的琶头海,两岸乡民往来依靠舟楫摆渡。此后随着海陆变迁,时至清道光年间,琶头海演变为10多米宽的河涌,于是乡民在上面架了一座简易竹桥。简明上口的竹桥头称谓,自此登上历史舞台。再到后来,竹桥改建为坤旬木铺就的木板桥。

  至于南宋开村的竹围,位于永宁社区西部,因乡民该地围基种竹而得名。旧时,此处曾称为香山县榄镇安隆坊兰桂社,多个姓氏族人择此聚居,当中以许、胡、陈这三姓人数较多,因此当地有竹围许胡陈的说法。此处有一条竹围大街,西临水色匝,东倚曾名噪一时的南湖园林,不过如今已成追忆。原来,南湖园林为清乾隆年间小榄武秀才何应魁所建。关于其生平事迹,《香山县志》曾有记载,海寇扰乱小榄之时,(何应魁)捐金五百为乡里倡,设公约,分置巡船卡口,建碉台,督勇昼夜堵御。与县令彭昭麟谋捕土贼,以绝内应。贼至不得逞。捐资者以贼势稍缓,多怀观望,应魁代垫数千金。晚年尤好施,每饥辄出谷米助赈

  由此可见,何应魁诸多善举,呼应的无疑是竹之正直与气节。

  菊城之名 历久弥新

  打个比方,近千年来,源源不断沁入榄乡及其乡民血脉骨髓的那缕清香,来自于菊花。

  上世纪90年代初,全长约6公里分为东、中、西三段的菊城大道建成。此后,金菊东街、南街、西街、北街以及银菊路等涉及字的道路及机构相继涌现。

  30多年前,当地建起了菊城酒店与菊城迎宾馆。前者位于凤山公园一侧,竣工于1981年,营业至今;后者位于四圣宫,1987年建成开业。

  “菊城之名,实则源于1959年建国后当地举办的首届菊花会。为传播盛况,珠江电影制片厂专门制作了一部名为《菊花》的纪录片,省内外一些报刊连日大篇幅报道了菊花会盛况。

  明清两代,菊艺、菊试、菊社贯穿了小榄的文化历史。关于菊艺,《香山县乡土志》有云:菊,种至繁,小榄乡人善作盆菊,每植一株,分数十枝,或百枝,三丫六顶,一枝止留一蓓蕾,扶以小竹杖,长短相从,花时齐开,如规之圆,尤以叶色葱茂不脱者为上。六十载为会,名品毕陈,称海内之冠。关于菊社,《榄屑》记载:菊社者,不先期而檄,不分币以酬,与菊试不同,惟集裁菊同志友,将所有之佳妨,移至社所,星罗棋布,炉香屏画,晨夕相对,或饮酒赋诗,或按乐度匀曲,其兴转剧,夜则灯烛辉辉煌,至晓方灭,观者忘倦,远客骚人逸士,每至菊节,常拿舟而至,题咏甚多。散社后,有索花为赠者,满船载而去。

  这一期间,当地赏菊、赛菊、吟菊、画菊、尝菊之风同样长盛不衰。以菊为媒,以花会友,品性高洁的菊花,承载着一代又一代小榄人的追求,演化成历久弥新的归属感与精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