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于《情感狱》所想到的……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杨美春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5-13

最近这几天,我在看一本书,就是作家阎连科的《情感狱》,置身小说情节,在20世纪70年代特定的时空中,你能感觉到故事中人物的抗争、失落、无奈,质朴、真诚而顽强。

  “我举起苹果对着日头望了望,啥也没看见,就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咬掉的一口苹果卡在我嘴里。看看手里苹果上被咬掉的那个坑,我把嘴里那块苹果吐出来,对回到那个坑上,擦擦苹果的伤口,包起来装进兜里,去上课了。

  后晌放学回家,我把苹果拿出来。用菜刀切成五份。爹吃了。娘吃了。大姐吃了。我也吃了。二姐没吃她那份,她说她早就吃过苹果了,不就是酸酸甜甜的。二姐把她那份分给了爹娘,爹娘不吃,就给了我和大姐。大姐接过去,又递给了我。我一人吃了两份,整整小半个。”

  我甚至无法准确表达我读到这段文字的真实感受。同情,怜悯,悲伤,难过,酸楚,叹息,但是尼采说同情和怜悯都是一种罪恶。如果我不能同情,不能怜悯,不能悲伤,不能难过,不能酸楚,不能叹息,那我还能做什么?我同情连科(小说主人公)命运不济,他生活的年代注定艰苦,生活的村落注定贫瘠。我怜悯他不能吃上一个完整的苹果。现如今,谁没有吃过苹果,谁不知道苹果的滋味?但是我同样怜悯我自己,除了苹果的酸与甜,我还能品尝出别的什么滋味?作为自小生活在农村70后的N君曾苦涩地对我说,他直到读大学才知道香蕉是要剥皮吃的,换言之,他在读大学前从没有吃过香蕉。所以他格外珍惜香蕉的味道,味道中包含的幸与不幸也全部能感同身受。

  虽然贫穷落后,为生计奔波操劳,更为名利明争暗斗,绞尽心机。连科为当支书、村长,无端耗尽所有的光阴和气力,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婚姻。前路方遥,前途渺茫,却又承载着全村百姓的殷殷期盼,别无他法,只能背水一战,最终还是天不遂人愿,他只能远走他乡,当兵去了。不消说,这是时代带给他的悲剧。

  但是炭火总会照进温情。血缘亲情里浓得化不开的情感,他被家人温柔相待。一个苹果,一家五口,传来递去,最终,他吃掉了整整小半个。这样的幸福,谁能现在拥有,谁又能在乎拥有?不消说,这是时代带给他的幸运。

  我一直在想,我读这本小说究竟有什么意义?在“年度教师”巡讲报告活动中,现场有提问环节,我不假思索问道:“我们的学生生活在深圳这个大都市里,他们没有任何饥饿、贫困的生活体验,但根据目前的国际形势,实际上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我们只是有幸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所以我们应该要有居安思危的长远意识。我们老师该如何更好地对学生进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三观教育,如何对学生开展忆苦思甜的活动,使他们拥有健康积极向上的道德情操,为善最乐的人格内涵?我担心我把《情感狱》类似的书籍推荐给学生,学生并无兴趣?

  作为中学语文老师,我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我要好好读这本小说,好好把这本小说推荐给学生,给家长,给同事,给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