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母亲的酸萝卜片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王惠来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5-23

  “不行的,老婆,我说过这酸萝卜片,首先要用半盆清水浸泡一会儿,捞出来挤干大部分水渍,然后再重复一次,一定要清洗两次哦!”

  “哎!我说老婆,炒这酸萝卜片,最好放点猪油,或是半肥瘦的猪肉,煎至金黄色而渗出油,最后再拌炒约一分钟就可以上碟了。”我实在忍不住絮絮叨叨。

  “知道啦!”妻子被我吵得有点不耐烦了,“你都说过好几次啦,我会照这方法去做的……”妻子似乎对我重复的提醒微有点嗔怪,但仍然一丝不苟在厨房麻利地操作。叮叮当当的碗碟碰击声,锅铲刮刮声,还有滋滋作响的油爆声……一阵阵浓郁的饭菜香而来,我那尘封已久的思绪,又如电影胶片缓缓播放,一幕幕拉回了那个青涩的少年时代——

  我的家乡在广东省惠州博罗县,那是客家人的世代生活地之一。每逢冬末春至,肥沃的土地孕育出了各种各样丰盛的农产品。在记忆中,浸泡酸萝卜片几乎是家家户户都会的一种手艺。在这时节,母亲自然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腌制酸萝卜能手。印象中,母亲每年都会从萝卜地里亲自挑选萝卜:长相一般,或者是采拔时破损了,甚至是奇形怪状的,母亲便把这些用来泡制酸萝卜片。

  12岁那年,我曾经愣着天真的语气问母亲:“妈,我们有那么多又好又大的萝卜,为什么不拿去泡萝卜片呢?为什么要选这些奇形怪状还是损坏的?我们自己吃不是要吃好点的啊?”

  我问这话的时候,母亲正在田里筛选着萝卜,她的左右两边各放着两个大竹筐。母亲一边将已从地里拔出的萝卜,按她自己制定的标准熟练地抛进不同的竹筐,她一边忙碌一边对我慢声细语:“阿来,我的傻崽,阿妈挑出又大又好的萝卜,明天是要送到市场的,漂亮的萝卜才能卖个好价钱。要不,你兄弟姐妹几人的生活费和学费哪里来啊?那些看似有缺点的萝卜,也大有用处不能浪费。我们拿回家洗干净切成片,把它们浸泡成酸萝卜,同样是一道美味的菜呢!”

  冬末春初,微风凉凉地抚慰着我稚嫩的脸庞,也轻轻地拂过母亲隐约可见的白发鬓角。她扬了扬头,眼神坚毅地凝视这片肥沃的土地,那时那刻,给懵懂的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感受——这是对生活的宽容与理解,一种坚韧性格就在那一刻悄然萌芽……

  “可以开吃啦!”妻子一边解下围裙一边对着我和孩子呼叫,把我从遥远的念想拉了回来。眼前的这份酸萝卜片,是我清明节回乡时母亲特地做好让我带回中山的。

  临行时,母亲像往常一样疼爱地叮嘱我,要爱惜身体;要多花精力教育子女;提醒我要有学识有修养;做生意要厚道才能得福报;要常回家看看;要多结交善良上进的朋友;要懂得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这些叮嘱,她对我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但每一次,我都会耐下心来认真地倾听,对母亲爱意浓郁的叮嘱,我眷恋而难忘。

  都说养儿十个月,担忧九十九——也不嫌多,母亲每一句嘱咐,我都一一点头,她才宽慰而满足地目送我开车缓缓离开。

  是的,成年后,我在远离家乡的一座城市创业、恋爱直至成家。妻子的生长环境与我不同,经历也不大相似,有时她对这种自制的、粗糙的、口味与长相都朴素的萝卜片不大喜欢。因此,成家后,那些充斥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里,我也会将那些在过去年月里因经济条件不富裕才吃的清炒萝卜变成现在的一道美味佳肴,放上肉,再拌一点猪油,这样增加更多好的口感,让我的妻子和孩子从另一种实质里领略到母亲给我们那份纯朴无私的爱。

  也许,在如今这个物质不再缺乏的生活里,要妻子和孩子完全领悟我与父母在那些年代特有的、带点酸涩的生活是不容易了,但我能做的,是希望在城乡三代人的亲情之间,搭起一条纽带,让一个家族的艰苦朴素、坚韧不拔而又相亲相爱的品质,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