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出嫁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菲儿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05

  都说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可当有一天,这件小棉袄却要被一个相识几年的男人给领走了。

  那一刻,母亲的内心除了巨大的不舍,还有被丢弃的无助与失落感。

  记得我出嫁的前一天,母亲还和七大姑八大姨在一起热热闹闹、兴高采烈地准备着喜糖。

  由于婆家距离比较远,所以准备发嫁的时间也很早。

  大概六点半左右,婚车就到达了家门口。当我被几个好友从房间簇拥出来时,母亲正在另外一个房间弯腰收拾床上那一件又一件的陪嫁之物。

  其中一个婶子仓促跑进屋内,告诉她婚车来了,不要再收拾了,赶紧出门去迎接一下。

  母亲头也没抬,说了一句“好,我等下就来。”

  然后左等右等,一直到摄影师提议照一张全家福留作纪念时,大家才在忙乱中想起了母亲。

  几个婶子又赶紧四处去找母亲。可是喊了多遍以后,母亲连一句回应都没有。

  只剩下一间从里面反锁的房门,隐隐约约地传出了哭声。

  几个婶子在门外轮流劝说,大约过了五分钟后,母亲带着满脸的泪痕从屋内走了出来。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心像被刀割一般疼。突然有一种想法,脱掉身上的婚纱,告诉所有人:我不嫁了!

  但现实到底摁住了冲动!可眼泪却是再也忍不住,于是那一张珍贵的全家福里,母亲站在后面哭,而我坐在前面哭。

  老话常说“哭嫁哭嫁,哭得越伤心,以后就会过得越幸福!”

  我想,其实“哭嫁”和以后的幸福真的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母亲哭的,是哭她的女儿从此就要离开她的身边,一个人到另外一个家庭里去过日子。

  而我哭的,是哭自己从此以后就要离开一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和一双生我养我的已然苍老的双亲。

  也许从披上婚纱踏出家门的那一刻,以后再回这里,我不再是个小主人,而是以一位娘家人的身份,半客半主的在这里偶尔逗留几日。

  记得从前在外面,想家时就说回家。

  如今,旁人再问起,就说是回娘家。

  记得从前在外面,无论欢喜忧愁都能搂着母亲的脖子倾尽诉出。

  如今,母亲无论问了多少遍,都只说我很好,请你们放心。

  虽然距离是远了,感情也不似从前那般亲密了。但母亲对我的疼爱却是一直没变,不过是少了些唠叨,多了些无言的牵挂;不过是少了些训斥,多了些无言的温柔。

  而我对母亲的贪恋也未曾改变过,时常想起她亲手包得包子、摊得烙饼;时常想起她在那盏昏灯下缝衣补袜的场景;时常想起那一年那一天她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得泪流满面的酸楚。

  母亲!女儿在隔着江隔着山的另一端对着天上的明月遥祝你身体安康,天天快乐。

  我爱你,一直一直地都在爱着,从未减过一分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