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告文学 > 文章正文

守望时空 一览春秋

——浅析中山“寿”字历史风物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周振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05

  一个寿字,七抹笔划,不复杂。不过亘古以来,这个字眼蕴涵着世人对于生命的热爱、吉祥的追寻以及奥秘的探索,影响着庙堂之上的帝王将相、江湖之远的平民百姓。地处岭南的中山,较之邻市人口不多,但民间遗存着不少历史较为悠久的寿字历史风物,诸如福寿街、松寿街、寿康里、万寿宫、寿山里等。

  ■不老的长寿怀想

  作为国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于寿文化,《诗经》《老子》等古典文献中有精辟的论述。“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这是出自《诗经·小雅·天保》中的一段,述说着矢志不渝的祈寿观念。现如今,我市大涌、沙溪两个镇区出产的一些红木家具,采用寿字纹做装饰,雕刻精美,韵味隽永,同时体现了浓郁的传统文化。

  与此同时,在为街巷、村落、堤围取名时,中山人时常以“寿“字作文章,取个意头表达美好的怀想。除此之外,中山不乏土生土长的寿星公与寿星婆。截至市民政局2017年的数据,本土有90多位百岁老人,最为年长的是一位出生于1911年的小榄陈姓阿婆。从镇区来看,石岐、小榄、大涌的百岁老人数量居前三甲;从性别来看,寿星婆的数量多于寿星公的数量。近些年,各镇区不时举办寿宴等敬老活动,为一众百岁老人及高龄长者颁发金牌或金桃,贺寿场面颇为温馨。

  在此,循由南至北之序,我们具体来看一看本土与“寿”字有关的历史风物。

  南部地区,三乡有康寿街、益寿街、金寿巷与长寿巷,神湾有安寿路,五桂山有寿星塘。据《中山市地名志》所述,寿星塘位于石鼓村,南宋时已现人烟,因村旁有一处污水沟,初名臭青塘;时至清康熙年间,有(河源)紫金县叶姓族人迁居于此,因称谓不雅,念及此处北面有一座寿星塘山,故于清道光年间改称今名。

  五桂山西面的板芙,有寿安巷与寿宁巷,此外还有寿围。寿围,既是指西临磨刀门水道的一个堤围,又代表了位于该镇西南面的一个“因围而生”的水乡村落。板芙之北,同伴悠悠岐江水的,是南区。此处的龙环村有一条始建于南宋、长230米的福寿巷,住着50多户人家;沙涌村有一条始建于清初、长210米的松寿街,昔日的石板路面已于1996年被替换为水泥路面。

  相较之下,位于东区的人寿街,始建时间较短,可视为“小字辈”。

  北部地区,东升的状况与板芙类似,有高寿街、接寿街与龙寿巷,另有一处堤围名为寿德围,面积达3400多亩,其间分布着村庄。东升西面的横栏,茂辉工业区内有庆寿路;东升北面的东凤,亦有万寿街与永寿巷。值得一提的是,阜沙与黄圃各有一条福寿街,前者位于上南村,长700米;后者位于石岭村,长140米。

  走马观花一轮后,且把目光聚焦于小榄,只因其以“寿”字命名之街巷是全市最多的。上文提及的当地百岁老人之境况,恰好与这一现象呼应,相映成趣。

  新市路附近,百寿街、寿康里、延寿里与其他老街旧巷结成了纵横交织的路网。当中,长54米的百寿街始建于明末,长67米的寿康里始建于清代,长194米的延寿里始建于清末。是日,记者从新市路往右拐入朝市街,行约1分钟,只见旁边连着一条宽约2.5米的老街。其内,扎成2捆的电线及电缆直贯而去,划开一方蔚蓝的天幕。明晃晃的阳光斜照着老街的另一头,一位年近七旬的阿婆迎面缓步而来,她右侧民房的屋檐下方,钉着一块有些年份的路牌,名曰“百寿街”。

  与新市路接驳的文化路,中段位置一侧是滘口小学,正对面则是万寿宫的入口。长88米的万寿宫,地势较矮,进去时要下几步台阶。当地史料记载,此处旧时有一座被小榄街坊俗称为“万寿宫”的医灵庙,里头供奉着医术高明、药学精湛的医灵大帝,寄寓的是少病少痛、长命百岁的愿望。如今,在万寿宫6号,还可见到一座破旧的罗氏松轩祠,大门紧闭,屋檐上长满青苔,屋檐下还贴着一张泛白的红底喜字。除了万寿宫,小榄还有多个社区分布着长寿街、康寿街、康寿路、联寿路、寿祥街、益寿大街、银寿街等新旧不一的街巷,当中以永宁社区居多。

  ■寿山里墨香往事

  至于石岐,之所以与其他镇区区分开来,是因为这儿是香山县“开山鼻祖”之一——寿山的所在地。尽管寿山早已无迹可寻,不过遗存下来的寿山里依然辉映着往昔沉实的岁月。据《中山市志》记载,南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陈天觉主持建立香山县,“开始兴建香山县城于香山岛北端的西山与寿山之间”。

  蜿蜒走势的寿山里,位于市一中初中部旧址一旁,不染孙文中路的车流喧嚣,西起拱辰路东接七星初地,长179米。此处几与香山县城“同龄”,东侧围墙外是翻修的校舍建筑,西侧的部分旧式民居已久无人住。其与七星初地接驳处刚好是个转弯位,因此斑驳且插有玻璃碎的民居围墙处,刻有“转弯口当心走,交通规则要遵守”13个大字。这些大字已被刷成了墨绿色,字里行间颇显历史年份。

  与周边街巷相比,寿山里最大的特色在于那段墨香往事。1946年,中山小学在此处创办,时任中山县长张惠长之妻、三乡籍巾帼薛锦廻出任校长,推行扫盲教育。时光往前回溯,清末文人官员张丕基,当年中举后在寿山里置宅并命名为“习静书室”,藏书逾万卷,在书法领域获得不错的口碑。

  叱咤本土书法历史的毛氏“祖孙三杰”,同样出身于寿山里。毛藻颖为清光绪五年(1879年)己卯科举人,《中山文化志》对此谈及,“其善书法,所书结体闲雅自然,用笔沉实浑厚,宽博大度,浑然天成”。毛研陆为毛藻颖之子,曾求学香港留学日本,其书法在珠三角颇负盛名。虎父无犬子,毛研陆的儿子毛公弼,当年同样是本土书法界的一把好手,不过已于1995年去世。多年前的《中山文史》,曾刊登一篇毛公弼追忆父亲的文章,文内写道,“研陆公精于书法,早岁由王赵转而学习北魏,又转而取法于颜真卿,并酷爱何绍基。中年以后,融会诸家,自成一格,草法每得奇趣,均以中锋行笔,不落俗套。可说是字如其人”。

  寿山里往北,在天门新村附近,分布着福寿街与天寿街。寿山里往南,在南下周边,则分布着有仁寿坊与长寿里。始建于清末的仁寿坊,长225米,其北端挨着方基涌大街,坊内的民居新旧杂陈。这片狭长区域的南端,可远远看到博爱二路沿线高高耸起的商品楼。长寿里,位于市井气息浓厚的麻洲街一侧,路口处有一间不起眼的民房,院墙的红砖经年累月地裸露着。路旁,一棵茂密的杨桃树下,散落着几条搁置已久的麻石,变为街坊们纳凉的板凳,成为岁月无声的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