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野趣童年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赵柒斤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05

  几乎每个周末和寒暑假,目睹小区里的孩子要么被家长“押”进培训班或辅导班或兴趣班,要么被“关”在屋里练书法或做作业或背单词等后,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在那块“盆地”里度过的童年。那才真叫斑驳交错、其乐无穷的趣味童年!

  那块“盆地”躺在屋后200多米的山腰间,据说是古人生活过的村庄。那些还没被野草完全覆盖的断墙和没被砂石完全填埋、四周用石块垒砌且搭建了洗物平台的山塘似乎也佐证了这种传说。村里没人知道山腰间那座古老山庄的来龙去脉,更没人见过古村里的人,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我们童年的乐园。

  时值初夏,暖风轻抚,漫布山谷的,是山林深深浅浅的绿与浓淡各异的青。一入“盆地”, 满目苍绿郁郁,交错闪过的是“盆沿”四周墨绿的马尾松、藏青的水竹、翠绿的白杨及许多不知名的绿树交织的巨大色块。高大的松枫间,溪流蜿蜒、行云如黛、松涛阵阵……宛若一座未经任何机构规划设计和人工雕琢的纯天然小型生态公园。许是古村庄缘故,“盆地”中心地带只长各种参差不齐的野草,间或冒出一两篷长不高的灌木,若要人为去栽种也许都颇费一番周折;山塘面积虽不大,清澈的溪水却长年不涸,杨、柳和叫不出名的竹与草,懒散地“围住”山塘,令整个“盆地”显得比城市里任何人造“生态湿地公园”都曲径通幽、树竹掩映、花草茂盛,仿佛童话一般耀眼。

  一到暑假,村里男孩便像脱缰的野马,纷纷活跃起来。村庄巷子里狂跑嬉闹一番(其实是等父母们到田地劳动),就纷纷奔进那片野地“归隐”:寻大树底下一块干净的草坪上躺下,任树叶筛下的斑斑点点的阳光洒在身上,有时情不自禁地透过遮荫缝隙看看天,见惯了城市里灰蒙蒙天空、见多了高层建筑物林立天际线的人,是无法想象山林树木缝隙间的天空是那么浩大无边的纯粹之蓝,是那样晶莹、巍峨、摄人心魄的白,一时间,每个孩子的脸上都罩了一层甜蜜的金色光晕。忽然,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传来,分明的节奏里,透着一种无尖的光泽,颇似幼时妈妈哼的催眠曲,我们还来不及遐想、感慨,整个人就渐进梦乡。在那种纯天然、原生态且非常柔软的“床铺”午睡,美得都无法用言语形容,细风拂面、鸟啾于顶,还有许多可爱的不知名的小昆虫爬上脸颈等调皮的挠痒……这种朴素里散出的洁净而清冽的气息、恬静又适意的氛围、宁静间流露的安逸而无忧的神情永远络在我心间,也许是我记事后享受过的最天然的午睡了。

  “天黑了!”最早醒来的小毛子一声大叫,把我们从甜梦中惊得回过神来。发现上当受骗,小伙伴便一窝峰地追打小毛子,追到“天然浴池”。我当时并不知道游泳是一项充满时尚与灿烂气息的体育运动,仅知道洗冷水澡能给身体快速降温,好在家长们都知道山塘水浅、又干净,并不干涉自家孩子在那山塘洗澡。于是,小伙伴争先恐后跳进水中。顷刻间,那柔静的清水中,小伙伴皆幻化成一条条小人鱼,细细的手臂、黑黑的小腿,击着水花、拖着水浪,或冲游或潜底,义无反顾地游击在那一泓泓碧浪之上,把快乐推上了高潮……辛苦的身体参与的是真山真水画幅里远近虚实、明暗流动的节奏,而自由的心灵在俯仰间体会的是“澄怀味象”的欢快。

  当然,那块“盆地”里还留下了我们捕知了、捉蜻蜓、拔野笋、摘山渣、打鬼子、捉特务等许多足迹和踪影,使我们的周末和暑假在没有玩具、电视、手机游戏的年代也异常丰富多彩,让我们的童年收获着无比的快乐、无尽的野趣。更使我懂得了一个人除了敬畏生命,还必须对大自然及自然界外在情绪上显示的阳光、雨露、风雪等持有敬畏之心。回想起来,这块“盆地”多像现在孩子夏令营的“营地”啊……

  如今,同在那块盆地“疯”过的小呆子、小毛子、小海子等早已长大,都成了孩子的家长,或许他们都被忙碌的生活纠缠不放,不会带自己的孩子到那片野地重温昔日旧梦。但不知他们是否也像我一样经常想起和梦见那块盆地、那些野趣童年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