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让童话成为六月最美的色彩

读《林格伦作品集·美绘版》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晏砚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05

  一个月前,我终于将整套的《林格伦作品选集·美绘版》全部收齐,鲜黄与蔚蓝色相间的书脊占据一排书架近二分之一。那是一个举世闻名的童话王国,那是一个只要走进去就再也没办法逃离的想象世界。

  原本是拿来送给孩子的童话集,现在却一次又一次治愈与抚慰我的心灵,填补童年时被苍白现实所强行剥夺的想象力。每每读到这样优秀的故事书,我总是想起国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老先生写下的一句话:这么好的书,我怎么就没有早一点儿遇到。

  是啊,这简单朴素的一声叹息,却背负我们这代人多么沉重的时代遗憾, 对于童话,我们再喜爱,也没办法保有真正持久透彻的童真。然而我们的孩子,幸运地遇到了。

  这是一套非常经典儿童文学作品,如《长袜子皮皮》,书中那个不去学校上学、满嘴瞎话、举得起一匹马、独自一个人住着、戏弄警察对付坏蛋的两只袜子颜色不一样的女孩皮皮,为什么会引起全世界儿童的喜爱?因为她是现实的产物,却也是想象的孩子,她是我们更好地理解儿童、理解自己的现实与童话的最佳结合体。

  皮皮的诞生是如此自然。七岁的女儿卡琳生病要求妈妈讲个故事,卡琳随口说出的一个名字“长袜子皮皮”,从此成就了举世闻名的经典。想想我们自己,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不也曾有过许多这样相似的时刻吗?“妈妈讲个故事吧,”孩子说。没有故事书的我们便天马行空地讲了起来。人类间传唱的多少故事不都是这样“无中生有”而来的吗?

  这套伟大的“童话外婆”林格伦的故事书,早在1945年就已在儿童文坛被载入史册。直到1994年,它由中国少年儿童文学出版社分批次、花费了整整8年时间才完全引进。

  你以为林格伦的皮皮便是唯一吗?不不,假如你愿意打开她其他的作品,你就会感到惊叹:一位作家怎样用一生创造了这么多可爱的儿童形象?一个人怎么可以把一个又一个孩子打造成如此成功又各具特色的人物?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魔法才会如此接近儿童心灵的?

  啊!《小飞人卡尔松》,他明明是一个又贪婪又爱说大话又自私自利,且不诚实爱翻别人东西又总是给别人制造麻烦的小胖子,可是为什么,我们却那么喜欢他?他究竟是那个可爱小弟想象出来的伙伴,还是他真的出现在现实里?为什么我们最后被这个小坏蛋彻底征服了?

  还有《淘气包埃米尔》,全村人都觉得除非你离开村子才会太平,可是你的妈妈,她多么爱你,她为你写下的日记里,从来没有一句坏话。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读者爱你,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

  假如这个世界上有的小孩注定没有那么幸运,没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注定要做一个《小小流浪汉》,希望你知道,只要你足够坚持,只要你足够善良,你一定会得到一对真正爱你的爸爸妈妈。

  假如你在《叮当响的大街》上走个来回,你就会遇到许多和你一样正在慢慢长大的孩子。假如你们聊一聊,你就会听到许多和你一模一样的故事:拥有床底小精灵的孩子,睡前会飞到朦胧王国的孩子,住在杉树洞里的孩子,在土里种出布娃娃的女孩,能打跑黑暗中强盗的洋娃娃……

  还有《吵闹村的孩子》《绿林女儿罗妮娅》《姐妹花》《狮心兄弟》《疯丫头马迪根》等等,这些孩子各有各的世界,可是他们又都属于同一个世界,一个完美而充满神奇色彩的童话世界。这些孩子都有着鲜明的特点,却又有着相同的共性。他们都聪明异常,并不像成人眼中所看到的一无所知;他们幽默有趣,令人不由自主地喜爱;然而最大的共性在于,他们的内心世界仿佛一个王国,一个城堡,一个宫殿。他们在那里有自己真实的朋友,也有想象中的伙伴。这便是童话的魅力,将现实与想象有力结合在一起,提示我们成人,不能忽略儿童最可爱的本质——想象力。

  正如当下提倡的绘本阅读的精髓一样,阅读与写作需要美好的想象,而想象力来自童年优秀的土壤。我们为孩子提供什么样的阅读土壤,我们就将收获什么样的心灵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