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小小黑衣壮姑娘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荷梦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05

  长着一张明星般的脸,两只眼睛贼灵贼灵的。她的一身打扮,让我想起了古代宫廷里的妃子。可惜,她不是妃子,她是小小的黑衣壮。

  她就挤在游客堆里,由于长得俊,这个亲她一下,那个抱她一会儿。客人都很乐意给她小费。眨眼,她的黑衣兜里已装满了零钱。我先给了她几块钱,然后挨近她拍照。她会配合着摆一些动作。我看她兜里满是钱,怕她丢了,说,先把钱拿回家,给妈妈保管,再出来。

  一直不说话,只用眼神与游人交流的小黑衣壮,突然用标准的普通话回答我说:“我没有妈妈!”

  天呀,这话可把我吓了一跳,咋这样说话呢?我说:“不能这样说。”小黑衣壮再用坚定的语气强调:“我没有妈妈。”“妈妈去哪?”“妈妈在广州。”我松了一口气。“那家里有谁?”“奶奶”。“赶紧把钱交给奶奶再出来。”小黑衣壮听到我的建议,一阵风似的飞走了。

  过了一会,再回来时,头上那顶大大的黑帽快掉下来,遮盖了半边脸。我们都不会帮她戴,就喊她走到大树下让正载歌载舞的黑衣大妈帮她戴。小黑衣壮听话地扶着帽子离开。在树下转了一圈,牵着一位老黑衣壮的手回家了。再见到小黑衣壮时,她又美丽得像古代宫廷的妃子。她基本不笑,如果谁给她钱,她会用深情的眼神瞅你一眼。小小年纪,已懂得生存之不易了。

  在那坡,我看见这样的孩子挺多。在酒店的石阶上,就有一个小黑衣壮男孩,三四岁光景,穿着一条宽口长黑裤,在石阶上玩耍,爬上爬下。单纯的眼睛,滋润的圆脸,甚是可爱。我偷拍他,他朝我摆动作,我给他五块钱,他自若地放在兜里,用小手按了按,朝我微微一笑。

  他们大都缺父爱母爱,家中只有年迈的老人看护。因此,眼里充满了寂寞与哀伤,但也由于习惯了,所以当看到客人来时,尽量掩藏着自己的期盼。

  这样年纪的孩子,在大城市里,应该是进这个补习班,那个兴趣班,吃饭则四个大人围着,生怕吃不饱的时候。

  而他们,小小年纪,却成为留守儿童。我在那坡黑衣壮风景区用午餐,观表演,流连了两三个小时,只看到过一个带孩子的年轻黑衣壮媳妇,在村庄门口的小商店卖东西。几百人的村子,强壮男子,读书学生一个也没有。孩儿均是学龄前的。

  我们的到来,令年老的黑衣壮载歌载舞,她们同时充当了几种角色。在家,是家长;在店,是员工;在餐桌,是演员。她们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但有自然的优势,一放开喉咙即能歌唱。

  在餐桌上,我与一位快乐的老黑衣壮照相。她的脸干瘪,岁月的纹理清晰,嘴巴硕大,但笑容能溢出真意,让我感到,她情怀里的真善。

  我没有与她多说话,仅立在她身旁,感受她声音里的魅力。我们生存在城里的人,总为生命里的一些磕碰而觉着活得不痛快。我们的眼界都被眼前的圈子圈住了。放眼外面的世界,有更多的人在生存的边沿挣扎。看看这群老黑衣壮,她们幸福吗?但她们不觉得自己的日子有多不幸。

  当年轻的一代,随着羽翼的丰满,都飞到外面的枝头,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把一家的责任甩给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她们没有感到时代将她们遗弃。她们守住自己的传统,养育着尚未长成的小黑衣壮,用天然的歌喉,不失风情的舞蹈,留住客人,传承古老的黑衣文化。

  黑衣壮选择在这个出入不便的地理环境生活,有其时代的特殊原因。当年这个壮族的分支,在其先祖的带领下,来到广西那坡县的大山躲避战乱,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这里,玉米满地,空气清新;鸡狗流荡,自由惬意;绿树成荫,矮屋成群。但这里,是海拔一千多米的半山,黑衣壮就居住在此,与城隔绝。年轻人要发展,实属不易。他们整个族群,以黑为美。黑衣,黑裤,黑头巾,配以闪闪亮的装饰,脸蛋发亮, 不论年纪多大,皆端庄动人。

  我们离开时,一群老黑衣壮列队送行,不断地向客人挥手,嘴里说着“下次再来呀”这样的话。我一转脸,心头一热,差点蹦出泪来。我是心疼那小小的黑衣壮,她的母亲,何年何月,才会出现在村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