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多彩街巷 渲染岁月

——小榄颜色地名风物侧记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周振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11

11.jpg

红庚寮街

22.jpg

绿湾巷

33.jpg

红山路

44.jpg

蓝田大街

小榄,这座古老的小镇,名人辈出。初夏时节,当地长街短巷、老房旧屋的浅灰底色似乎也跟着明亮起来。个中的一些称谓,更呈色彩斑斓之遐想空间。譬如,青云街、白莲池、绿槐里、蓝田大街、东紫街与红更寮街,相对应的是天青、月白、苍绿、黛蓝、绛紫与妃红。每种颜色,都被赋予美好的寓意,渲染着由古至今的菊城岁月。

  色彩斑斓有人家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这是杜牧的《江南春绝句》;韩愈的《晚春》则描述为,“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可见,颜色之于古人,是诗意而又多情的。在历代诗词歌赋中,文人墨客以文字为画笔,描绘出多少绚丽的景致意趣。

  小榄东堤路一侧,有一条很有诗意的街道,名为云路。其长300米,路面干净,路旁的民居外墙都被刷白了,悄然辉映着如棉絮般云朵之原色。其间,接驳着一条长250米的东紫街,据《中山市地名志》所述,此处始建之时,取的就是“紫气东来”之意。它呈向西转北之走势,另一头连着正义路。除了东紫街,当地还有紫荆街、紫荆东路、紫荆西路与紫荆中路。至于白色,则由白莲池作“代表”,其始建年份可回溯至明万历年间。

  白莲池不远处,北起下基路南至十二桥,有一条始建于清末的红更寮街。是日,上午的阳光透过枝繁叶茂的绿化树,洒落在这条有315米长的街道上。两旁的临街商铺,一间连着一间,很多没开门,铁闸门前停着不少摩托车。当地史料显示,红更寮街得名与旧时的更寮有关。原来,更寮是更夫打更报时的落脚处,清代后期,除了个别富庶人家,当地乡民依然依赖听更鼓知时辰。是时,在周边几个更寮当中,红更寮是比较有特色的,一来它的面积够大,二来它的外墙刷成了惹眼的红色。一来二去,久而久之,这片区域由此得名。更夫,被当地人称为“打更佬”,除了报时,还肩负着防火防盗的警示职责。因此,更寮内往往置有水柜、火钩等简易的救火家什。

  时光飞逝,当年那间红色的更寮已无迹可寻。红更寮街之外,小榄还有红山路、红棉路与红薇街。其中,始建于1956年的红山路,60多年间历经多次改建扩建,如今是车流穿梭的繁闹模样。红山路沿线,分布着小榄烈士陵园、菊城酒店、小榄制药厂等众多充盈着时代记忆的场所。

  与红色相近的赤色,在小榄同样有着不一样的“演绎”。譬如,与之相关的赤松、赤沙路、赤就街、赤岗路、赤一路、赤二路与赤三路,均位于永宁社区。赤松过去是一个村落,其所在区域属赤松围,“因村人环绕围内涌边四周遍植水松树,故取赤松围之名,寓意红色喜庆”。埒西一社区的状况,与永宁社区相类似。此处,几乎“承包”了小榄的“青”字地名:青云东街、青云西街、青云直街、青云南路、青云北路、青云西路与青云中路,此外还有10多条衍生出来的横巷,字里行间隐隐透着几分平步青云的念想。

  蓝田大街渊源深

  一众颜色地名中,最为乡民所熟知的,当属蓝田大街。这条始建于清末,长460米的街道,俨然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涉及榄山书院、红白喜事、荼薇花酒等复杂渊源。

  清乾隆年间,舍人坊更名为蓝田坊。究其原因,在于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当地何、李、麦三大氏族在舍人坊创办义学性质的榄山书院,以资助族中子弟向学考取功名。据当时《香山县志》记载,该书院效法儒学集大成者、宋代理学家朱熹当年在福建创办蓝田书院时所倡导的“玉不琢不成器”办学理念,故将其所在的舍人坊更名为蓝田坊,寓意此处“乃培植乡中文秀琢玉成器之地”,青出于蓝。

  此后200多年间,榄山书院持续抒写了一段举足轻重的传奇,治学不懈,诲人不倦,为当地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栋梁英才。期间,它先后更名为榄山第一高等学堂、榄山学校、香山县第三区初级中学、小榄第二小学与蓝田小学,在香山教育史中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蓝田大街一至七巷,是其衍生的7条巷弄,其中比较特殊的属蓝田大街六巷,里头又细分为3条横巷。如今,挨着新市路的那头,仍可见到几间香烛店、纸扎铺或售卖观音像或神位牌的木器行。时光回溯至上世纪中前期的话,蓝田大街已演变为民俗商业街,街内店铺一大半经营红白婚丧之买卖。两个看似矛盾的行业,竟在此融合发展,演绎并承接着世间百态、人情冷暖。具体来看,白的方面,蓝田大街的棺材铺、长生店、风水档为数不少,且还是镇内出殡发丧队伍的必经之路,因此被俗称为“棺材街”;红的方面,镇内人家娶媳妇嫁女儿需用到的嫁衣盖头、红字贴、红灯笼、红蜡烛乃至大花轿等喜事用品,均能在蓝田大街寻到合适的卖家。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近二三十年来,因移风易俗之故,这些红白行业在逐渐萎缩。

  昔日,聚集的荼薇花酒作坊及商铺,则是蓝田大街的另一大特色。历来,小榄重视“春之荼薇秋之菊”两大花事,当地种植的荼薇花,相传在明嘉靖年间经澳门从大西洋引种回来,迄今已有400多年历史。对于其业态规模,当时《香山县志》谈及,“荼薇花,小榄乡多植之,以亩计。洋荼薇及玫瑰花,人皆用以蒸露”。清明前后,是蓝田大街的荼薇花酒作坊及商铺最为忙碌的时节,空气中沁着花香酒香,制好的荼薇花酒经水运售往港澳及东南亚。

  绿色承载着新生

  蓝田大街的对面,隔着一条新市路,横着一条116米长的巷弄,名为绿槐里。此处始建于明末清初,最多时住有20户人家,不过其居室大多翻修或重建。巷内的水泥路中间,嵌有一副刻着“绿槐里”三字的石坊碑,类似于长方形沙井盖,落款显示是清光绪年间流传下来的。

  绿槐里6号,是一处凋零破旧的宅院,大门装着一道略已生锈的铁拉闸。别看不起眼,这儿却是三合会西义军活动旧址。据《香山县乡土志》记载,此处建于清乾隆年间,占地面积约460平方米,建筑坐北向南,分前后两间镬耳屋,各有左右耳房。清道光初年,何氏族人在此开设同记丝庄。时至太平天国反清起义,当地的西义军里应外合,在绿槐里6号设立三合会据点。另据《香山起义纪实》所述,“小榄三合会与香山同盟会相约,在1911年11月2日同时起义,小榄三合会首领李就等人依期揭竿占领了小榄都司署,收编了乡勇250余人,全镇人民为此热烈欢呼。香山协镇马德新,闻讯后率部前往镇压,被起义队伍击败。11月6日下午,小榄三合会与隆都、良都等各乡义军会合,攻破县衙,起义成功,香山宣告光复”。

  在2016年小榄菊花会上,由竹源社区送展的大型菊艺作品《香山起义,小榄“首炮”》,用一束束菊花扎成火炮造型,再现了小榄率先打响香山起义“第一炮”的情景。时至今日,那段硝烟弥漫的峥嵘岁月,渐已远去。绿槐里6号的那处宅院,归复平静,成为一处历史遗迹。

  小榄还有绿湾街、绿湾巷、绿和街、绿福街、绿丰街、绿华街、绿雅街、绿源街、绿云路与绿信路。当中,位于北区社区的绿湾街与绿湾巷,一衣带水,与水色碧绿的滘口涌为伴,悄然显露着大自然赋予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