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张育梅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11

  什么样的爱情才是饱受祝福的爱情?什么样的婚姻才是合心意的婚姻?关于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答案始终在我触摸不到的恋人手里。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子衿》

  走过了需要爱情洗礼的年代,走进了风雨飘摇的年华,爱情只能是我在引导“下一代”时的话题,身边的亲朋好友们开口说的不再是爱情,而是你需要有婚姻。似乎婚姻成了生存的另一种工具,这种捆绑式的交易我花再多钱也买不起,为爱结婚成了神话。

  在广州转了一圈,听到最经典的一句话,莫过于姐妹说的“杰森,感谢你当年的不娶之恩”。理由是通过远离和等候,看清了一个人的命运,也看清了一份感情的终结,如果注定是悲伤,“不娶之恩”便是莫大的祝福。所有的分别都暗含两个理由,一种告诉全世界,一种告诉自己的心。告诉全世界的,都穿上了不可抗拒因素的晚礼服,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黑色的葬礼服,告诉自己的,是内心最真实的那份自私,人性最隐蔽的丑陋。杰森离开姐妹出国那年,说了句“不可能”就消失了。若干年后,杰森结了婚,又离了婚,当他重新再出现,轮到了姐妹说“感谢不娶之恩”。姐妹依然单身,却很清楚纵使当年有多少感情,如今都只能说句“感谢不娶之恩”。

  什么样的爱情才是饱受祝福的爱情?什么样的婚姻才是合心意的婚姻?关于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答案始终在我触摸不到的恋人手里。听过最撕裂我心的忠告是“你要结婚,你要做一个正常的人”。九十度的鞠躬是我能给予所有关怀最大的感谢礼,三十三年前,刚出生的我本就不正常,又何惧三十三年后继续做一个不正常的人。

  我有一座爱的坟墓,墓志铭是这样写的“等你掀起的每一个历史浪潮,覆灭那些让你厌倦的烟火”。今晚翻开《诗经》,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像针一样刺痛着我的眼,多么勇敢的女子,多么无畏的宣泄。她有着和我一样等待的命运,却少了我这种沉默的懦弱。

  《子衿》出自《诗经·国风·郑风》,全诗不足五十个字,是《诗经》众多情爱诗歌作品中较有代表性的一篇,它鲜明地体现了那个时代的女性所具有的独立、自主、平等的思想观念和精神实质,女主人公在诗中大胆表达自己的情感,即对情人的思念。

  中国人在行为品性上讲究内敛,特别是对于女性更是要求矜持。就是这样一种守候,毁了多少人一生的梦。

  “要求高”,是所有人对我未婚的唯一解释,每当面对这些“民间医生”的诊断,我都只能将病就病,却没有哪一种药是可以治好这种顽疾的。“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病症,不患病的人,又怎么明白那份痛?每每读到这句,我都佩服古人那种对爱情的精确描述,在感情可以培养、爱可以施舍的年代,我坚守的偏偏是那份最原始的“纵我不往,君在何兮”的愚笨。

  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我已经走过了一半的年月,那一半的年月里没有等候的那个人出现,如果命运注定最后会一起飞,剩下的那一半年月将是我编织翅膀的时光,只要有人一起飞,“不嗣音”和“不来”何尝不是给予我最好的另一种陪伴?一种无声的陪伴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