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不再是朋友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芗芸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11

  我有一个好姐妹,曾经的。

  我对她很好,开始的时候她对我也不错。当然,要不,咱们成不了好姐妹。

  她喜欢吃东北菜、韩国菜和海鲜,每次,都是去这些地方吃饭,好像我也没什么特别爱吃的菜,每次都就着她。每次,我都抢着买单,我觉得,是朋友,应该对朋友好。

  她过了而立,没交到合适的男朋友,我把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是男性未婚或离婚,通通介绍给她,希望她早点脱单。

  我们共同话题很多,关于职场,关于人生,关于两性,或者人际关系,聊不完,我们一起去逛公园,做水疗,我常常为有一个这样的好姐妹感到高兴。

  她花钱如流水,期待一个金龟婿带给她下半生幸福奢华的生活。好多钱都买衣服买衣服,买鞋子买鞋子,败金得很。自从我们是好朋友后,我强制建议她买多一套144平方米的大房子,买了一辆三十多万的好车。虽然花的都是她自己的钱,但我觉得,这些装置,比那些一刷卡就贬值百分之七十的所谓名牌,有意义多了。她也逐渐认可我的思路。

  女人嘛,就应该有几个特好的知己。这比所谓的蓝颜好很多很多倍,我一直很珍惜。

  按道理,我们应该没有隔阂,或者说一点点小事,不应该成为好朋友之间的隔阂。何况,我处处让着她,她也常跟周围的朋友说,她总是欺负我。很得意很惬意的表情,我也认可。

  但是,后来的几件事,让我渐渐不是滋味——

  事件1:小区附近新开了一家自助西餐厅,我邀请她一起吃,还有我儿子。我们仨吃完差不多买单的时候,她悄悄说,这家餐厅的餐具好漂亮,咱们拿个勺子回去吧。我觉得挺好玩,就悄悄说,啊,怎么拿,发现了怎么办?她说不怕,我帮你放风。我就悄悄地拿了两个勺子,挺开心地买完单,做贼心虚地出来后,我俩各分一个勺子。我们不缺一个勺子,为什么我要偷那个勺子?

  当天晚上,我特别睡不着,我在想,如果我被服务员当场发现,会是怎样一个结局?孩子以后怎么看我?何况,我是一个小时候,大伙去地里偷豌豆,我宁愿挨饿也不会去摘的,浑身充满正能量的好孩子。真的很刺激很好玩吗?那她为什么要怂恿我做呢?她自己不动手呢?两天来,我问她干吗不自己拿,她说她坐的那个位置不方便。哦,我拿会比较方便些。

  也就是说,她是知道这样做有风险不道德的,只是她把风险转嫁给朋友了。那么长期交往,她还会怂恿我做些什么呢?我觉得喉咙里特别不舒服,好几天,但是我没说什么……

  事件N:每次提到我孩子,她都说,你家孩子长大了,肯定是高智商犯罪分子。开始,我以为她开玩笑的。但说的次数多了,我就留意了,再次这么说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是表扬的话。我说有这么表扬的吗?她就索性说,你没看他有多坏。我说怎么了,她举例说,我小孩报复心特别强。我想,我小孩正当的以牙还牙,能说明他会是一个罪犯吗?

  我忽然明白,一直以来,她都是真心实意地咒着我儿子,认为他将来是个犯罪分子。那么我一直跟她交往,儿子就会一直在负面的期待中成长。这样的朋友绝对不能交往。我决心,从此不再与她往来。趁着一次吃饭,两人闹得有些不愉快,就再没联系过她。她倒是找过我几次,不过,我都没空,就此搁着了。

  我是不是有点过了,都是些小事,不过不交往了,我倒觉得心里挺安静。女人是得有几个知己,但是,若知己变成害己,不如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