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告文学 > 文章正文

关于中山的“永安”痕迹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周振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25

  探讨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关于中山的永安痕迹。只因,放眼珠三角乃至全省,它都是独树一帜的。永安,意为永远的安定或长久的安居,既代指过去的中国历史年号,又是如今的一个共享单车品牌。放眼中山,由旧至新,永安这一名号还分别代表着村落、社区、街巷、百货、侨批局、酒店乃至楼盘,足以唤起中山人的诸多回忆。

  多方区域面面观

  兴许是巧合,中山人在取名方面不约而同相中了永安的美好寓意,市内大部分镇区均出现其影迹。咱们由南往北,瞧一瞧其阵势。南部片区的坦洲,有一个叫下永安的村落,聚落在前山水道北岸呈线状分布,其内横贯着一条3300米的永安街。

  坦洲往北,三乡前陇村,藏匿着一条永安巷。南朗横门渔港,同样有一条永安巷,它建于1975年,长71米。横门渔港对出的横门水道南岸,嵌着一块面积约400亩、过去种植水稻的永安围,隶属于火炬区。

  南接火炬区的民众,长300米的永安巷是该镇浪网村的“一员”;东邻火炬区的港口,镇中心区域的永安街建于1956年,永安一街、永安二街与永安三街则隶属于该镇群众社区。巧的是,同属大沙田地区的阜沙与三角分别有一条永安街,后者还有一条永安巷,位于结民村。港口西侧的东升,同乐村福龙二街沿线,连着一条120米的永安巷。

  继续往北,则是南头、东凤、黄圃、古镇与小榄的连片区域。“永安”之名号,同样绵延其间。南头永安路,长800米,连着南头大道西,密集的货车流折射着小家电集群区域的特色。东凤永安村,得益于地缘优势及便利交通,现发展为一个果蔬塘鱼、工业物业并举的自然村。

  黄圃有一条名为永安街的老街,以及由其衍生的永安路。长200米的永安街,1958年改建为混凝土路面,曾称解放路,过去云集了杂货店、山货行、饼家、打铁铺、油坊、木器档等诸多商家。地处广式腊味发源地,坐拥往来交易之气候,永安街在80年前孕育了一个知名腊味品牌。据当地史料记载,“泰和腊味的雏形创始于19388月,商铺位于永安街,商号名为‘元栈’,改革开放后搬迁他址”。时至1984年,永安街一侧的永安路应需得以建成。

  至于古镇,亦有一块面积约420公顷的永安围。过去是海州一带的农业种养腹地,近年有一部分辟为住宅区及工业区。相映成趣的是,除了冈东的永安里巷,古镇的曹一与曹三分别有永安东路、永安西路与永安一巷、永安二巷。毗邻古镇的小榄,亦出现永安巷与永安里的影迹。永安里长320米,东起东堤路西至德星里,曾名永安社,青砖灰瓦间点缀着几簇绿荫,两旁新旧杂陈的民居密集而起,路过时不见人影,是一处幽静之所。

  不息的百年风情

  作为中国四大百货之一,由南区竹秀园郭氏一族缔造的永安公司,绘就了近代中国工商业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关于其创办始末,1981年出版的《上海永安公司的发生发展和改造》、《广东文史资料》第56辑、《中山文史》第51辑等史料均有详细记录。

  耐人寻味的是,永安公司在19391949年期间还创办了文化杂志——《永安月刊》。该杂志的每期封面均请来当时的明星、名媛、大家闺秀“撑门面”,并刊登小说、散文、小品、摄影、漫画、书法、油画等形式多样的文化作品,洋洋大观,一度成为潮流的风向标。还记得,40多幅《永安月刊》封面女郎图片2015年底曾在我市的香山商业文化博物馆展出,置身其中,可明显感受到昔日上海滩十里洋场的海派文化及民国风情。

  百年传奇,不曾谢幕。时至今日,郭氏后人在南区投资的楼盘、酒店人气趋旺,竹秀园内标着“永安”字号的历史物事同样保留不少。为凸显侨乡底蕴,铭刻传奇风云,2009年南区经批准把辖区内的3条主干道更名为永安一路、永安二路与永安三路。是日,笔者在南区走访时还留意到,位于岐江边的渡头村,同样有3条与之相关、建于清末的老街,分别是永安街、永安东街与永安西街。夏至前后,时晴时雨的闷热天气,渡头村院前屋后种植的黄皮树、龙眼树纷纷挂果,一串串黄澄澄的果实压在杈间枝头,甚是诱人。与联和街接驳的永安东街,长180米,翻修时掀起的三四条青石板搁置一旁,路面零零落落冒出一些青苔。街内南端,掘有一口颇显年份的水井,一位师奶一言不发地在井沿择洗青菜。

  商贾余韵,萦绕至今。永安侨批局,则是永安公司的另一大“手笔”。烟墩山南麓的孙文西路步行街中段,矗立着两座带塔楼的南洋风格建筑,一座是思豪大酒店,另一座便是永安侨批局(如今标注为“中国银行”的那栋建筑)。据《中山档案方志》所述,永安侨批局始办于1918年,那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世界经济复苏,侨汇业务活跃。“此后,由于信誉过硬,永安侨批局在乡邑侨汇业务中占据了全县75%80%的市场份额。无论临近的沙溪、南区,还是较远的古镇、小榄,每月都有乡民收到来自永安侨批局的派汇单”。打个形象的比方,它是过去中山人心目中的“财神爷”。

  安居其所系真章

  距孙文西路不远的治安街一隅,48户民国初期、外西内中特色的青砖大屋分两排矗立。四周筑有围墙,围墙临街的一段镂空做为大门,门额上印着“永安里”的朱红石刻。大门左侧,分别钉着一块“中山市不可移动文物”的花岗石牌匾、“中山市历史建筑”的不锈钢牌匾。进去,几户人家的趟龙门紧闭,似已空置,另有几户住着外来的租客。

  关于永安里的兴建时间、房子主人等疑问,近年来众说纷纭。其中,一说是前往上海入职永安公司的中山乡亲发迹之后回乡按统一样式“抱团”兴建;一说是永安侨批局就近物色的员工宿舍;还有一说是由一支缪氏族人迁居海外之前所建。个中渊源有待厘清,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此处当年是殷实人家的聚居区。假若以现在的眼光看,倒像是一片独立的别墅群。

  永安里往南,民权路附近有一处地方名为永安坊。永安坊的特别之处,在于近百年前缔造了房地产行业的雏形。据《中山市地名志》记载,“据传,1911年前此处三面环涌,仅有一宰牛栏和腐竹寮,因有人在此晾晒薯莨衣布,俗称晒布地。1925年由李成方地产置业公司建‘井’字形住宅群,名为永安坊”。因为是“井”字形住宅群,所以此处脉络分明,分别辟有永安坊一直巷、永安坊二直巷,永安坊一横巷、永安坊二横巷、永安坊三横巷与永安坊四横巷。

  因初建时三面环涌(九曲河)的缘故,永安坊早期只有一个出入口,即如今从接源里进去见到的那座小牌坊。当时,既有水上景致,又有静谧空间,这样的小区建设理念不得不让人叹服。另据史料显示,此处夜晚还有专人打更巡逻,可见“永安”之称谓却是取得名副其实。

  白驹过隙,物事沧桑。90多年过去了,在周遭新式建筑的反衬下,永安坊变得越来越“老”。其间,夹杂着最初的深宅大院、早期的传统大屋、中期的宿舍楼与后期的居民自建房,风格已然杂乱。当中,有不少已空置,其余的一部分变为出租屋,另一部分住着不愿搬迁的高龄原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