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文章正文

汉字千秋 (长篇散文诗)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黄刚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25
  第一章

  仓颉,缔造文明的密码

  这是一颗怎样的头颅?

  用天人合一的密码敲醒五千年前的精神横荒、思想混沌。

  该有一双怎样的劲足?

  测量权衡天地人、鸟兽虫,标识浩繁事物玄妙的思考。

  又是四只怎样的眸瞳?

  登高俯视抑或贴近端详,捕捉刻录上古的宏大与精微。

  整顿《荀子》,徜徉《策海》,琢磨《史记》,翻阅《河图玉版》,浏览《路史》、《辞海》、《述异记》,我的双眼时而诧异、时而迷糊、时而振奋、时而警醒!

  感念你,仓颉——我们的仓圣。

  虽已五千年,你所播布的人文密码,在一纸烟云中依然坚韧地繁衍着,活脱而生动地经纬着一张覆盖华夏神州的文明版图。

  阒静的夏夜,我筛选、佐证于浩瀚的古籍,打捞依旧鲜活的你:双瞳四目、睿德之颅、轩辕史官、汉字之祖、人文仓圣。

  思能接千载?神可驰万里?

  无论如此,还是不如此,此刻,一位炎黄后裔——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向往着、延伸着,企望步入并解读那个以玄秘的字符化解混沌直指清明的启蒙时代。

  你从关中白水走来,你的圣像扩张、膨胀如那里的黄土,——大、厚、稳,重。

  我在关中临潼出生,我的骄傲来自:

  您的勋绩——千秋不损,

  您的功德——万代承传,

  您的慧眼——射线一样的如炬之光化开雾霾,行走了五千年还在延宕。

  从今夜或者久远之前的那一夜开始,这种骄傲已经植入一万、万万,乃至十三万万炎黄子孙的脑回。

  所以啊,仓圣:一旦您的圣名跃入眼帘,我的血液便会激荡,我的思绪自会飞飏,我的心跳亦正加速、劲勃。

  因为我、我们,还有无数的先辈,荫护于你无垠的精神网络。

  偶然之中隐匿着必然,必然之中包孕着偶然。

  正如仓颉,正如那一粒粒方正庄重、玄妙可解的字符。

  一根绳子再长,长不过黄河;

  一颗头脑再大,大不过宇宙。

  作为轩辕史官的仓颉纠结于绳子的长度。

  一年,五载,十春秋,沿着麻绳逆溯,某些人、某些事、某段传奇混淆了、腐烂了、消逝了。

  黄帝烦恼,仓颉不安。苦恼着如何能让记忆保鲜,忖思着怎样拓展一条麻绳的宽度、容量。

  以脚当车的上古,为了生民和部落的生存繁荣,仓颉奔波着。满脑袋的绳结,如同一个个顽劣的问号,跳动着、豸突着。

  伫立华山,俯瞰山川原峁的脉络,近察鸟兽虫鱼的痕迹、草木器具的形状,仓颉描摹绘写出形状不同的符号,思定每个符号的含义。拼凑、排列、组合,按照心意编作一段、两段,示于人,解于人。哦,仓颉的心意共鸣了猎人、农夫,烙印上妇孺、青壮的心扉。于是,“山”、“水”出心,“竹”、“木”落掌,“虫”、“鸟”入目。

  轩辕南巡,仓颉相伴。

  翻过秦岭,来到华山之阳的洛川,夜登阳虚山。仓颉的四目挂上寥廓银汉,衔接着点点星宿,用目光勾画着“天眼”的分布。那时,“星”、“月”入怀,“上”、“下”得序。

  行至洛南之西北四十五里黑潭,仓颉于玄扈洛汭河畔,巧遇灵龟负书:丹甲之上,青纹有序。受此启迪,茅塞顿开,仓颉仰观奎星圆曲宇宙之势,审度天地阴阳满缺之变,俯察龟纹鸟虫之迹,指掌而创二十八字,释文曰:

  “戊己甲乙、居首共友、所至列世、式气光明、左互从家、受赤水尊、戈干斧芾。”

  仓颉面山垂泪,仰天长叹。

  顿时,一幅奇景横空而现,但见谷粒如雨,垂天而降,惊闻远壑深潭,鬼哭龙藏!

  仓颉之举,感天动地,神敬鬼泣。

  兽蹄鸟迹二十八,镌刻玄扈之山阴。玄码为符,字引人类,石破天惊,结绳而终!

  以二十八个精灵的缔造为基础,仓颉演绎、归纳出象形、指代、形声、会意、转注、假借六法,继而“整合”、“嬗变”出一支百千个以字为“卒”,攻城略地,开化心智的汉字方阵。

  以二十八个精灵的诞生为肇始,自黄帝至夏商周三代,一群由仓颉定型,形、声、意一体的文字精灵,直用未改。

  有缘于此,“君上一人,人下一君”的仓圣永远定格在秦岭深处;北接关中厚土,南系秀水灵山的洛难,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华汉字故里,华夏文明摇篮”。

  扫描环球,抹去尘埃苫盖的人类文明史册,显赫昨日的四大文明古国,还有哪个本色依旧?

  打量世界,搜索孕育四大古文明的每条江河,曾经奔腾、激荡的,还有几条依然汩汩汤汤?

  只有古老的炎黄文明本色依旧。

  唯有生机勃勃的华夏文明仍在浩荡、仍然赓续!

  基因若在,文明不绝。

  华夏文明有过坎坷,也屡屡罹难。但源自天地、生于造化、深入骨髓,独特的华夏文明基因——汉字,从未死亡。

  千年一轮回,扶摇而盘升。

  华夏民族要复兴,汉字是基因,文化是底牌。

  请铭记上古华夏的先人——“文祖”、“仓圣”——候刚仓颉,祖籍陕西白水,轩辕黄帝史官。

  请记住谷雨节、造字台,仓颉墓、仓颉陵、仓颉庙。它们在正告每一个炎黄子孙:

  汉字千秋。

  仓圣千秋。


  第二章

  甲骨文,龟背上的图腾

  洛水之滨,仓圣指掌而书了二十八个文字符号。

  之后,那二十八个稚嫩的汉字,从三秦发轫,像因子一样繁殖、疯长、蔓延两千年。如星火一般燃烧、烛照,燎亮古中原的山水。

  徜徉洹水之畔,偶然的一镢头,触碰到一个距今三千年的文明基座:安阳——殷墟。

  就是那沉闷的一生碰撞,因商而名的古城——殷都灼亮考古学家渴盼的双眼:

  一片甲骨上的文字,成就了一个距今3000多年、寿命600多年朝代的发现。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发现!

  商都虽废,殷墟再现。

  刨开黄土,扫却尘埃,辨析“灰烬”。复活的华夏上古文明重新璀璨了安阳的晴空、洹水的波浪、历史的星河。

  洹河之南,逶迤铺排的数十座殷王宫殿,周遭铸铜、制玉、制骨、烧陶的作坊,以及洹河之北的千余座大小陵墓,无言,却昭示着先吾华远祖的故事。

  废墟之下,深藏着两座无价的文化矿藏——

  一个时代的文明仓储,

  一个民族的文化图腾。

  那正是镌刻、附着在龟甲上的文字——甲骨文。

  用刀将图腾刻在长寿的龟背,为一横一竖填充朱砂、精墨。

  蛰伏了三千多年,如许不朽的集体图腾呢喃着什么?

  天干地支排列时间的简史吗?

  烧裂的龟纹隐匿着命运的走向吗?

  深刻的刀痕敛藏着一代代商王的功德,还是预卜着天象的秘密,或是丰歉的年景,农夫的期冀?

  解读横排竖列在龟背上的文字,它们储存着一个王朝的政治、军事、文化、社会习俗,内含着上古先民的智慧结晶——天文、历法、医药。

  搅动黏稠的思想活水,远去的先祖以刀为笔,结构定格了三四百年的吉凶祸福、旖旎的中原风情、激荡的商朝风云。

  由此,先民渔捞、征伐、耕种、酿酒的劳作图徐徐展开,祈天、祭祀的虔诚亦渐成画卷。

  看见了吗?

  雄健、深邃龟的刀痕,透射出武丁挥动的臂膀、风尘仆仆的腿脚。

  规整、瘦硬龟契迹,这一组字阵仿佛是女将妇好麾下赳赳上阵的勇士……

  沉睡地下三千余年,甲骨早已是承载民族文化的“亚化石”:坚硬——古朴——持久——弥新。

  据说,龟甲是一味中药,泛名龙骨。

  而甲骨正好发现于一位有骨、有节的文化人——金石学造诣颇深的晚晴进士、“甲骨文之父”王懿荣。他因病购药,一次就重金收购了1500多片甲骨。后值八国联军攻占北京,他愤然写下“吾义不可苟生”的遗言,决然不顾地自杀殉国。

  甲骨是药。

  解痛、救命的中药,疗治灵魂的精神之药。

  镌刻在数万片甲骨之上,几千个尚未解码的文字,早已配制成一副副药剂,拯救了无数萎靡不振或行将就木的魂灵。

  否则,哪有满清的覆亡、列强的逃遁、日寇的投降……百年睡狮的觉醒与崛起?

  怎会听见弥漫原野上空丰年的笑声,在龟背的字里行间雀跃,怎会有图强的灵感火苗被浓酽的酒浆激活、蒸腾,伴随辐射八极的日月,光耀华夏后裔复兴的理想?

  龟背上的图腾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精粹。

  作为书法的甲骨文,已经破解的2800个文化密码,书写着商朝后三百年不同时段的精神风景:劲健雄浑的盘庚、武丁,谨饬秀丽的祖庚、祖甲,幼稚错乱的廪辛、康丁,劲峭疏朗的武乙、文武,严整古拙型的帝乙、帝辛。

  文字的力量焕发于龟背上的图腾。

  排列,整合,接续,承传着仓圣的密码。

  他们开枝散叶,在骨头和线条的融合中,为一个民族羽翼的飞腾、东方巨龙的吟啸与冲天,积淀无尽的动能。

  仰望仲夏的星空,一道闪电划开天幕,那灼眼的电光地带依稀闪回这样几行令人不寒而栗的警语:

  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

  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

  要消灭这种语言,首先消灭它的文字。

  重新审视殷墟,重新审度甲骨。

  我在深夜的银屏,审慎地敲打出一行行启示——

  一个数典忘祖先、不知来路,没有记性的民族必然缺血、少钙,落后、挨打甚至消亡;

  一个不懂敬畏自然与世界大道的民族,必然要为此付出昂贵的代价,遭受造化与人类的审判;

  一个盲目嫁接、听任精神基因异化,所有原初的思想血脉必然硬化,所有文明的河川注定枯竭,所有的梦想只能是幻想。

  龟背上的图腾——甲骨文:

  是富蕴火力的燧石,

  是能量不竭的光源,

  是文明不绝的基因……


  第三章

  碑林,石头上的经典

  墨写的文字刀砍不掉,凿刻石壁的经典灵光如火。

  风侵雨蚀百年,不朽;王朝更迭千番,不锈。

  不朽如星辰,不锈似日之光、月之韵。

  那些站立在石头上的经典——字、经、书、画,聚集成一座繁盛的石林——碑林,肃穆、规整,不容亵渎。

  在长安,在碑林,一站,就是千余个春夏秋冬。

  缘起百善之先的“孝”与“三立”之基的“十三经”,从唐初的国子监到文宣王庙、京兆学府,几经辗转迁徙,万余件文化瑰宝接踵而至。从唐到宋,自宋而元明清,自清迄今,汇聚成中国至为浩瀚的碑石丛林、文萃宝库。

  最值得膜拜、景仰的文字,大抵都书写或镌刻在石头上,那是祖先血液煎熬之后的灵魂所在。

  唐玄宗说:“孝者,德之本。”

  一部《石台孝经》,将爱与孝、感恩与回报植入赤子之心。由此,你将觉悟母亲的“灾难”,父亲的辛劳。孝分小孝与大孝,但一个没有小孝的人,又何以敬天畏地、尊师爱长、酬报社稷、护祐苍生? 难怪大唐的最高学府为莘莘学子竖起一块巍然、坚实的孝经、爱碑!

  爱是启蒙心智的第一滴甘露,孝是人生走向高处的第一块基石。因为《孝经》,因为碑林,无数的贤能怀揣这本人伦经书,教授后辈,践履以行。如同强劲柔韧的黏合剂,将一个偌大的族群紧密箍就成一个文明薪火代代相传的大家庭:哪怕一个个个体行旅天涯,哪怕一双双脚步纵横南北,那颗行星般的心,总在拱卫恒星一样的民族魂、家国魂、和合魂、团结魂、统一魂。

  孝,是初心、是导向。

  但要成全孝心,尚需一把钥匙、一身力量——心有大爱,满腹经纶,运筹帷幄,治国安邦,经天纬地……

  思想比石头重,每一块石碑都是一个智慧的大脑,一把打通心窍,开拓经略之路的钥匙。

  《开成石经》,一部汇聚13颗睿智大脑的智慧“母机”。

  囊括了《易》、《书》、《诗》、《礼》、《春秋》、《论语》、《孝经》、《尔雅》、《孟子》等60多万字的经典总汇。

  精心扫描十三经,60多万珠玑连缀起民族命运的庞大根系,114方碑石支撑起华夏文明恢弘的框架主体。

  延宕四维,辐涉八极,福泽万众,造就英才,催化、演绎出这个民族恣肆奔腾的精神江河。

  走进十三经,再走出十三经:

  “半部论语治天下”促使你捕捉经世治用的哲学大道,牵引出驭风而行跃马驰骋,平定战乱休养生息的大汉风骨。那一刻,万邦朝觐天下和合的大唐气象,也会萦绕脑海,赫然眼前,久驻不去。

  穿越时空,放飞思绪,我伏案酌思:

  是什么造就出一片片光照古今的家国情怀——《谏太宗十思疏》、《岳阳楼记》、《伶官传序》、《蜀道难》、《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长恨歌》、《正气歌》……是什么滋养出一个个精彩绝伦的艺术巅峰——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是什么哺化成一尊尊光彩照人的圣贤能臣风流才俊——姚崇宋璟、李白杜甫白居易、初唐四杰、唐宋八大家,朱熹、王阳明、王安石、范仲淹、林则徐……以及中国二十世纪的伟人、志士——孙中山、毛泽东、秋瑾、鲁迅、闻一多……

  真理绝对也相对,经典神圣当辨别。

  无可置疑的是,缺乏吮吸十三经之类思想母乳的国民,精神世界必然荒芜、思想空间必然狭隘。缘此而来的无知、短视、贫乏的精神乞丐,又遑论立身图强济世报国?

  时间为竖轴,空间为横轴,框定了一个无垠的宇宙。

  你的坐标、位置在哪里?时间和空间是最为公正的裁判。

  思想的碑林高可摩天;

  艺术的殿堂雄视天下。

  有些碑石注定不被湮没。纵然倒了、毁了,只要文字在,照样可以重新起立。

  公元前219年,灭六国统天下的第三年,秦始皇欣然出巡峄山。登高远望,激情满怀之际,他对群臣说:“朕既到此,不可不加留铭,遗传后世。”丞相李斯当即成文篆字,派人刻碑石于峄山之上。这就是著名的秦《峄山刻石》。

  之后,北周武帝派人推倒了源自《峄山刻石》的石碑,后被野火焚毁。宋太宗赵光义则派人从原石拓本,翻刻立石。只因他深明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文字改革——秦统一文字的不世之功。

  从此,这位大孝的皇帝宋太祖的名字,与秦始皇、李斯一起刻入了这块石碑。

  彰显也好,炫耀也罢,时出歌颂,终归文明。

  碑石,毕竟铭刻的是一段历史、一种记忆。

  贞观十年,昭陵六骏浮雕刻就:高肉突起,威武雄健,神态各异,简洁劲拔,栩栩如生。

  睹物思人,触景生情。透过至今仍保存在碑林的一代君王的坐骑,特勒骠、青骓、什伐赤、白蹄乌四骏的蹄下,似乎依旧回响着唐太宗李世民征战疆场的刀剑争鸣。

  固然,作为艺术珍品的《峄山刻石》与《昭陵四骏》,确属帝王炫功之作,却让两个不可忽视的王朝那两个非同凡响的政治片段的价值,得以客观深远的宣扬。

  碑林是思想的宝库、国学的宫殿,更是一座凝固的精神富矿。

  漫步这片浩瀚的文字海洋,汉字的魅力闪烁在坚硬的碑石:真、草、隶、篆,百花争妍。上承秦汉魏晋之余韵,下开五代宋元之先河的唐书,更是华夏数千年历史长河中光彩夺目的篇章。

  秦汉魏晋,唐宋明清,历代书法大家风采卓然,瑰魅神奇:

  汉隶典范《曹全碑》,骨力入字,整秀飘逸;北朝魏书古朴茁壮,刀削斧凿;“三绝碑”《唐三藏圣教序碑》秀劲超逸,尽显“书圣”风韵;大唐《多宝塔碑》颜筋遒劲,《玄秘塔碑》柳骨崚嶒,楷书为之一新; “颠张狂素”,惊蛇走虺,骤雨狂风,臻于化境,草圣横空。

  ……

  碑林,一片石质的书林。

  静处西安东南老城墙下的一个小小的角落,却珍藏着时跨2000多年的中华历史文化。

  它是东方文化的宝库、书法艺术的渊薮;

  它是汉唐石刻精品的殿堂、 世界最古的石刻书库。

  从这小小城角的一块块碑石出发,一部部肃然而立的经典款款而来,化育着炎黄子孙。

  同时,东方圣人的老子,万世师表的孔子,忠贞不渝的关羽,两袖清风的郑板桥,民族英雄文天祥,虎门销烟的林则徐,励精图治的邓廷桢,推行新法的康有为等等,也撩开历史的帷幕,走进一个复兴“中国梦”的新时空。

  “中国人民的特质、禀赋不仅铸就了绵延几千年发展至今的中华文明,而且深刻影响着当代中国发展进步,深刻影响着当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让文物说话,让历史说话,让文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