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回望那年高考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孙虹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25

  35岁的时候,回望18岁那年高考,如今依然记得,也是这样一个风雨雷电的夏天,那年的作文题目叫《心灵的选择》,步出考场,我心情沉重,迎面就遇见我的语文老师,她也是我的班主任,她一向很淡定,我是她最得意的门生,因为每一次的语文考试,我从来不会让她失望,我的考场作文一直以来都是作为范文,在12个班的黑板上轮流张贴。她罕有地激动地对我说,“今天的作文,太适合你发挥了……”话音未落,我一头钻进她的怀里,抱着她哗哗地放声大哭……

  于是,周围的人都愣住了,整个年级的人都知道,那个中考语文考第一名,每次语文考试都位列年级前列,永远都是范文的同学高考语文考砸了。

  一个月后,考试成绩出来了。我的语文成绩又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我在发挥“失常”的情况下,语文科依然考出了800多分的高分,和中考时一样,我又一次考出了第一名。

  只是我依然闷闷不乐,因为当年心高气傲的我,在考前填报志愿时,决心挑战高难度,我不屑于去报考省内知名的高校,我甚至连许多一本的知名学校都不屑于填报,我选择了第一次在广东招生的北京外国语大学,那时候很多人说我适合读中文,偏偏年少气盛的我,觉得我就是要选择其他专业。因为,文学于我,是一种陪伴终生的爱好,我不要让我的所爱,成为谋生之工具。

  于是,我填报了一所外国语大学,我选择的专业全是外国语言,德语、法语……而这些专业全省只招2人,难度系数比清华北大还要高。然而,语文科的自我感觉不良,影响了后续科目的发挥,加上填报志愿不合理,最终我未能与第一志愿的高校相遇,但是也幸好我依然进入了一所重点本科学校,并且机缘巧合地被中文系录取。

  进入大学后,我发现我的身边有许多与我有着类似经历的同学、校友。他们只因为在高考中与理想的985高校因为一两分之差而失之交臂,最终带着某些失意进入大学。

  多年以后再回眸,进入中文系倒是我最大的幸事。十多年来,唯有文学从未辜负我。在我的记忆中,本科时代就读于中文系的日子,是一生难忘的幸福时光。

  那时候,聆听老师们在三尺讲台上,滔滔不绝地带领我们纵横天地之间,穿越时光万丈,感受文学的魅力。从诗经的源头到五四新文化的浪潮,从杏花春雨江南到黄沙漫漫的塞外关山,从八千里路云和月到二十四桥明月夜,从莎翁的十四行诗到曹雪芹的满纸辛酸泪,点点滴滴烙印在我年轻的心里。

  那时候,为了听一节大师的讲座,我常常在人头攒动的礼堂,一站就是两个小时,腿脚酸麻依然乐此不疲;那时候,为了阅读名著佳作,我常常泡在图书馆,一坐就是大半日,直到管理员催促熄灯才离开;那时候,为了让我们感受新诗的魅力,授课的老师把课堂搬到大草地,让我们席地而坐,自由畅谈……

  读书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它让我执着地坚信,腹有诗书气自华。韶华可以老去,岁月可以带走青春与容颜,却带不走见识与才学。它也让我发现,聆听大师的讲课,阅读大师的经典作品,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是最有效、最便捷提升鉴赏力、提高创作技巧的学习方法。

  十五年前,我还是一个懵懂的文学青年,很幸运,我获应邀赴香港参加由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主办的“第二届新纪元全球华文青年文学奖”颁奖及专题讲座等系列活动。那一天,华文文坛知名作家、学者王蒙、余光中、白先勇、董桥、刘以鬯、齐邦媛、林文月等大师与来自两岸三地的青年学生共聚一堂,分享文学创作心得与体会。

  事隔经年,我依然记得,余光中先生勉励我们,“悠久而美丽的中文,粟雨夜哭的典礼之后,远从《诗经》的源头,历经李杜韩柳与欧苏,现在传到我们手头。重任当前,勉力接棒,是我们的天职,无力传薪是我们的罪过。”这激动人心的话语迄今依然清晰地印记在我的心上。

  十五年后,我依然是一个追求梦想的文学青年。回首我曾经走过的并不算漫长的人生路,每当陷入生活的低潮时,唯有文学从未辜负我,一直与我不离不弃。长路跋涉,身心疲惫的时候,那些从诗词曲赋中走来、从经典名著中走来的伟大的灵魂,总能够抚平内心的千疮百孔,总能够给你穿过漫漫长夜的勇气。笔耕不辍,我以我手写我心,那些发自肺腑的真诚的书写,又总能扣响独具慧眼的有心人的心扉,在所有的窗户关闭的时候,开启出一扇门,带来满庭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