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等你,在雨中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卓汉雄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6-25

  情不知所起,缘不知所终。今夕,雨细风微,远山似黛,近水如眸。我独撑一把雨伞,在四月的小径,独自徘徊。等你,在雨中。

  童安格厚重而充满磁性的歌喉,在校园的暮色中久久回荡。歌中的每一个音符,都颤抖着化作晶莹的垂露,缀在野芳佳木的叶尖上。在暮色四合之际,这个雨丝笼罩的天地,茫茫然生出诸般惆怅与愁绪。我抬眼望着烟雨中的亭台楼榭,觉得校园的每个角落都很美,因为,你的身影无处不在。

  我们漫溯过二十年华,跋涉过千山万水,终于相遇在这个瑰丽的象牙塔。情之所起,源于诗经里窈窕淑女的惊鸿一瞥;情之所起,源于投桃报李的远古幽思;情之所起,源于“肠断白萍洲”的不绝情愫。素寡的清心,怎经得起锦瑟飞花的缠绵?况且,你在月下为我吟诵清丽的《春江花月夜》;况且,你能把长长的《长恨歌》倒背如流只字不漏;况且,你还能用乐府调吟唱诸多诗歌词赋。才情让你的眼眸熠熠生辉,顾盼的目光如此风情万种。

  于是,我以各种牵强的借口,寻找我们单独相处的机缘。跟你行走时,我喜欢在你后面,看你纤细的腰身,看你轻盈的步伐,看你晃动的辫子。茫然中,心中总会一阵痴迷,以至忘却了行走的路。弥漫的气息,定然惊扰了你的心神,你总会在我魂不守舍的时候,忽然一个伶俐的转身,然后用圆圆的眼,定定地望着我,神态似嗔还喜、情意若无还有。此后的相见,你愈发地羞涩,我愈发地惶恐。

  只差一张薄薄的纸,隔着君情与妾意。

  我终于用笔,捅破那张薄如蝉翼的纸。

  于是,在惠风送爽的月夜,我们沿着周溪的河畔,漫溯向上,不知行走了几许路途;于是,在溪边的草地上,我们凝望月亮在水中泼洒的粼粼碎金,倾听潺潺的溪流和草虫的合奏,寂然而欢喜;于是,在旭日东升的象山峰顶,我们倾诉缠绵的爱语,道尽悱恻的情话,我开启了你的情锁,你穿越了我的爱河,我们火热的唇,初尝了甜蜜的吻……

  而缱绻情长,欢爱时短,毕业在即的你我,即将各奔东西。你将远离家乡去繁华之地寻找自己的梦想,我且回家乡安守我的故土。我们都知道这天涯海角的分离,必须为爱作一个艰难的抉择。于是,我们盟定,今夕的约,你来,我们缘定此生;你不来,我们缘尽此生。

  而今,在这条熟悉的小径上,我撑一把雨伞,等待着你的来与不来。雨中蝉声已寂,雨中蛙声升腾。我在雨中等你,在时间之外,也在时间之内;我在雨中等你,一瞬好似永恒,永恒又好似一瞬。

  终于,你从如雾的雨中走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你从黛色的山峦走来,翩翩而至,如若天仙;你从一首多情的小令中走来,袅袅娜娜,如梦如幻……

  我爱,今生今世,你终于赴约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