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我的乡情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冼铭列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7-02

对农村、对家乡,或许应该多一分包容、少一分刻薄,多一分憧憬、少一分悲观,多一分支持、少一分冷眼。

  每逢过节,各类“返乡见闻录”都会在朋友圈盛行一时,抒发的大抵是对农村破败的无奈、游子难以融入家乡的心酸、贫富差距拉大阶层固化的仇恨、农村人根深蒂固愚昧自私的痛恶,对农村的各种丑陋可谓苦大仇深,对农村的各种批判可谓力透纸背,大都投射着浓浓的悲观与苍凉之感。有人这样总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然而,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理性中肯的乡情。

  对农村、对家乡,或许应该多一分包容、少一分刻薄,多一分憧憬、少一分悲观,多一分支持、少一分冷眼。如果让我在鲁迅与费孝通之间选择一个角色的话,我会选择后者,因为那代表了理智、科学和认同。

  如今农村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我们长期在外务工,能得到的好处很有限,更多是交通日益发达带来的方便。但当看到生你育你的家乡在变得更加美丽时,看到家乡人过得更加安康富足时,我们是否应该由衷感到欣喜与期待呢。

  春节假期,与一广州务工的故友打算在家乡游玩。对于重游高州水库,他是非常不情愿的,认为不过区区一小景,不值一提,尽是鄙夷之色。尽管居住在水库之旁,但他也甚少踏足。经反复研究,得出的结论竟是家里没有值得游玩的地方。我说在家的一年里,我每天一定要到水库沿岸散散步,静静看一会书,思考一下人生,让内心得以沉淀,这里简直成了我心灵深处的一方乐土。对此他大为不解。试想一个对鸟语花香充耳不闻、对田园风光熟视无睹、对高山流水冷眼旁观的人,都市的喧闹早已取代了内心的平静,又怎能企求他静下心来好好感受家乡。关键是对家乡缺失了认同感,对家乡的好没有了自豪感,又怎能在这片美丽的土地找到美丽。所以不是家乡不美,而是你眼中的美已飘向远方;他乡成了故乡,故乡反倒成了他乡。

  不是你无法重新融入家乡,不是家乡不再接纳你,而是你那乡土文化的大门已紧闭不开。你只看到农村邻里的口角纠纷,却看不到彼此之间的关照包容;只看到农村人自私自利之处,却看不到他们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之时;只看到农村生活的简贫不便,却体会不到他们的怡然自得。农村从来都不是完美的,它是一个多面体,用怎样的眼睛去观察就会有怎样的农村。

  不要站在高位居高临下去看你的家乡,在中国,最大的学问在农村。说实话,你对农村的认知更多局限在少不更事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出去念了几年书、在城里混了几年日子,真不代表你能看懂农村。此话有点偏激,但是对于偏激的言论,这种偏激的回击是有必要的。

  有人说,那是因为你所在的农村变化大,但我所看到的和所了解到的农村都在发生着变化。再说,哪怕没有这种变化,我依然不会吝啬我的爱意。对一个地方的喜爱,岂能如此虚无,正如对一个人的喜爱,又怎能被着装的艳素、粉黛的有无、年轮的寡多左右。

  我对农村对家乡是持有深厚感情的,但我的感情并非是盲目的,我从来不去粉饰它,如果我有能力我会像费孝通、乔启明一样去解剖和研究它,包括农村的文化伦理、秩序宗族等。相信对于自小在农村成长、看着父亲处理各种邻里纠纷的我,看到的和经历的农村丑陋比很多人都要多。但我并不会因此敬而远之,我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天真可爱的婴儿,静心呵护他茁壮成大,期望着有一天他会变得更加健康快乐;我又把它看作一个慈祥的老人,敬仰他,守候在他左右,陪他静静度过一个个清晨与黄昏。

  如果要用一个词总结我的乡情,那就是:耐心。

  如果要用一句话表达我的希望,那就是:重新体验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