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昨夜雨忽来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晏成蹊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7-02

下雨是个检验从容的天气。

  睡眠最近颇差,往日是深睡断片,一夜好梦无虞。最近梦境重重,梦见自己是游侠、是剑客,勇闯天涯。

  俗话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睡前在读马伯庸先生的《长安十二时辰》,托了这睡前读物的福,梦中也是荡气回肠、豪情万丈。武侠小说里,常有一人一马雨中疾驰而过的场景,或是大雨夜孤身一人勇闯险地的片段。很不巧,我的梦里也有。梦里瞧见我孤身一人策马跑进一座空无一人的城,突然就下了一场又大又急的雨,洗刷了一身的风尘仆仆。

  昨夜梦中迷蒙,梦见我回到了故乡,正下着一场磅礴的大雨。那场大雨真实得很,连耳边也听见非常真切的雨声,心里欣喜,感叹着当真是一场好真实的梦。清晨雨声中醒来,发觉四处湿漉漉,才知昨晚梦里撞见的那场雨,不止在梦里,一样的大雨磅礴着浇了整座城。

  小时候喜雨,尤其喜欢夏天的雨。

  夏天的雨不怕淋。

  穿上红色的水鞋,一脚踩进水坑里,水花飞得高高的,伞也不撑,像一条红色的小鲤鱼,玩得不亦乐乎。背着大房子的蜗牛沿着墙角慢慢爬,孩子们在笑,笑这蜗牛慢吞吞,一点点地爬,大雨都要停了,它还在墙角。

  夏天的雨后,空气清新,天空是明亮,若碰上雨后初霁的晚霞,粉的红的色彩开在山的那边,像故事里描述的新娘嫁衣,红红火火,一眼难忘。

  在炎热得难以喘息的夏,一场雨泼洒下来,被酷暑压抑着的生机便全都活络了。雨后的果园很是热闹的,青青的李子、露着粉尖的蜜桃,还有刚长出来的枣和嫩黄色的芭蕉,绿汪汪的枝桠上挂着饱满的果,枝叶上沾着水滴,风一吹,水滴就一颤一颤、圆滚滚地滚下枝头,吧嗒吧嗒……在叶子底下形成小小的水洼。菜园子里的蒜苗韭菜辣椒茄子都长得可爱,淋了一场雨,一个个水灵灵得很。绕进间有些年岁的老房子,灰瓦灰墙,天井里放着一缸莲花,含苞欲放,荷叶里串着大大小小的玉珠儿,缸里的红鲤鱼游曳着去啄那玉珠,滴答滴答,玉珠滚入缸里,荡起来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若遇见大雨,实在出不了门,那便少了很多趣味。堂屋的地上铺着一个大大的竹蒲团,那是晒茶叶的,却横躺着一个坦着肚子熟睡的小姑娘。

  门外的雨怎么还不停,滴答滴答的雨滴真烦人。燕子回了家,小黄狗也在墙角躲雨,门口的蜗牛去了哪?怎么不见它来到这里。滴答滴答的雨珠子,像极了讨厌的蝉鸣,没完没了下个不停。不仅到处都湿漉漉,还把我辛苦种下的指甲花摧残了一地,这场雨啊,真讨厌,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停。

  孩童易睡不易醒,迷迷糊糊一觉睡去,梦里哪里还记得下着大雨,滴答滴答……梦里只有有趣、不知疲倦的夏,还有雨里贪玩又淘气的咯咯笑声。

  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六月的芭蕉雨在淅沥地下。如今却已没有这样的童趣。一下雨便有点惆怅,惆怅城市的交通又是拥堵不堪,惆怅城市四处排不出去的雨水真脏,惆怅又要一身湿答答地去上班,甚至偶尔连湿答答的伞放哪里都要惆怅几分。

  下雨是个检验从容的天气。晴天里,太阳毒辣,一把伞总能遮点温度。下雨天,却不行,一把伞撑住了,总有风,雨总要斜斜地飞进伞里,沾湿你的头发衣服。新买的高跟鞋,才第一次穿,就得去蹚发浑的水,吧嗒吧嗒……溅起来的水花,湿了喜爱的裙子,脏了新买的鞋,弄了一身狼狈。心里恶狠狠地想:“下雨天真烦人。”

  城市里一场又一场的大雨,冲刷着我日渐模糊的记忆。我已离故土太远太久,故乡的四季轮回早已难以感知,曾经熟悉的风霜雨雪,成了难以企及的温度。每逢下雨,我总能记起那双小小的红色雨靴,那片融于我血肉的土地。雨滴答滴答敲击着我的伞,仿佛有个声音在质问着我,何日归家洗客袍?

  昨夜雨忽来,卧听风雨一场,偶得美梦一场。在那场梦里,我听着雨声,梦着那魂牵梦萦的小城。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