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远去的疍家风景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杨官汉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07-02

“疍家人”世代以艇为家,自称水上人,戏称“海上吉普赛人”,歧视性的称呼叫“水流柴”。有中山咸水歌唱道:

  沙田疍家水流柴,赤脚唔准行上街。

  苦水咸潮浮烂艇,茫茫大海葬尸骸。

  疍家人的小艇长约五六米,宽不到二米。两头窄,中间宽。一头是露天的;一头有船篷,是用竹篾编成的,可挡风雨。艇舱总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木板常年被河水擦拭得木纹清晰,与水里的波纹十分协调。艇的动力主要靠两支桨,十字交叉挂在后艇的两舷,一人可以同时划动双桨。如果逆水上行,也可用长竹篙点着河底或河岸“撑”行,叫做“上篙下桨”。小艇是他们生儿育女的居所,也是谋生场所:打鱼、运输,甚至开个流动的小卖部或者小食店都托赖它了。

  关于疍家人的来历,有多种说法,有人说是秦汉之际,南迁的中原人与南越本土居民交流而形成的特殊群体;更多的说他们是某次起义失败者及其后代。因此被历代统治者管制和蔑视。诸如不准从政、不准参加科举考试、不准建屋、不准与岸上人通婚等等。民国以后,管制取消了,他们可以在江河边盖茅舍居住了,逐渐有了村庄。多数分布在中山市的坦洲、港口、三角、民众、横栏、板芙、东升、东凤等镇区。

  他们多数人敬畏神明,最崇拜的是“悦城龙母”。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广东德庆县悦城的西江边,渔夫打回一条受了伤的鲤鱼,疍家渔妇见鱼的眼睛似乎在流泪,怪可怜的,便用草药把它治好放回江里。原来它是龙王太子,后来便把渔妇当作母亲了,施展神灵让她健康长寿。每年农历五月初八,西江水猛涨,人们都说这是龙子龙孙回来感恩母亲了。所以这一天疍家人是要到悦城龙母庙参拜的。据说庙里那一张石头床,能在上面打个滚,留下一把花生或者莲子,你的家人就会早生贵子。因为舟居危险,他们禁忌多多,例如吃鱼时,碟子的鱼是不能翻转的;汤匙搁在桌上,不可底面朝天……这大概会让人有翻船的联想吧。

  他们的男人穿一身宽松的黑色对襟衫,体力劳动时上身多赤膊。妇女打扮讲究,穿一身宽松的黑色大襟衫,衣襟绣有红花镶边,裤管阔而偏短,戴一顶小竹笠,背后垂下又粗又大的长辫,尾部扎着红头绳。小孩都很结实,黑胖胖的,不分男女,身上绑一个水松木做的葫芦,它保证小孩掉到河里不会马上沉没。稍大一点,父亲会有意识地把小孩推落水,让他(她)挣扎学会游泳,学会生存。

  他们的婚俗很特别,由于水上流动性大,他们以花语为媒,以咸水歌传情——如果在艇尾种一盆香茅草,或者是生姜、大葱,寓意生命力旺盛,表达这家有“舞象之年”(15至20岁)的男孩子,欢迎前来谈婚论嫁。如果在艇尾栽一盆月季花,或者是素馨、桂花,寓意兴旺及早生贵子,表达这家有“豆蔻年华或者碧玉年华”(15至20岁)的女孩子,欢迎有缘的人把目光投过来。这些花语真有《诗经》“桃之夭夭”、“君子好逑”的诗意。

  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只要找到了目标,你的船就设法向他(她)靠近,最好是在秋高气爽月夜,大胆地,不停地唱出你心中的情歌。例如男的唱:“海底珍珠容易揾(得到)啰,真心阿妹世上难寻啊。”女答:“海底珍珠大浪涌啊,真心阿哥世上难逢啰。”

  情歌采用中山方言歌唱,即兴性很强,可加入称谓或者其他衬词。男的唱给女的听,多用“妹好啊咧”作衬句。女的唱给男的听,多用“哥好啊咧”作衬句。情歌(咸水歌)有多种不同的形式与唱腔,本文不再赘述。通过对歌,如果彼此满意,就可以定终身了。下面的环节是:媒人撮合、新娘哭嫁、花船接亲等。其中花船接亲的环节最精彩,三姑姑(大妗姐)站在船头一路高歌,两岸鞭炮。

  结婚以后艇尾放一个笼鸡,寓意一家团圆。

  现在,疍家人与普通人已经没有区别了。这是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靓丽的楼房代替了竹篱茅舍,崭新的汽车代替了扁舟小艇,新的生活方式代替了旧的生活习惯。这是社会的进步。但老一辈中山人在惊喜之余,回望过去,不经意之间,常常有淡淡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