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告文学 > 文章正文

埔的痕迹 烽火记忆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周振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1-26

埔,指的是“河边的沙洲”或“山间的小平原”,作为方言地名用字,多见于华南地区的广东、福建等省份。以中山为例,与之相关的包括里埔、外埔、斑鸠埔、柚柑埔、埔顶、荔枝埔、沙角埔、大埔环、木子埔、大象埔、长沙埔、甘蔗埔、牛头埔等10多个地名。有意思的是,这些地名似乎以城区为界,分布于中山南部、西南部、东南部的三乡、坦洲、神湾、南朗等镇区,且有不少记载着过往的烽火岁月及奋进的仁人志士。

■环山绕水有田园

国内与“埔”有关的地名,名气最大的莫过于黄埔军校。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埔”字有两种读音,除了这所陆军军官学校所在的黄埔是念“pǔ”,其余的都念“bù”。据说,它本来是个单音字,不料被管理军官学校、来自江浙吴方言区的部分长官视作与“浦”(念“pǔ”)同音,此后越传越广,直至“登堂入室”,颇具戏剧成分地为字典平添了这样一个多音字。

里埔与外埔,是三乡西山村下辖的两个自然村,互为依存。清乾隆初期,在前陇山和灯盏地山交接处东侧有块平顶高地俗称为埔,建村之际,位于埔内的叫作里埔,埔外的叫作外埔。这两个与105国道相邻的自然村,过去均为中山抗日根据地,如今的山林田野景致依旧。前些年,此处利用较为优良的自然条件,开设了三乡首个原生态农业生态旅游区。平日里,果蔬成片花海连绵,因此引得养蜂专业合作社进驻,其“山水林田湖”的格局已初步形成。

平岚南是已故著名电影艺术家郑君里的故乡,这个于北宋开始有林姓族人聚居的三乡村落,如今下辖北堡、中堡、南堡、田堡、林堡和斑鸠埔。除了名字有意思,斑鸠埔还与菠萝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据《珠江三角洲农业志》记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神湾菠萝的新种由智利华侨李国汉的工人毛松有、斑鸠埔林亨堂果园买苗,种于铁炉山下的40亩果园而精心选育出来的。”此外《中山市农业志》收录的《中山县农业调查报告(1927年)》谈及,当时中山各地种植菠萝已有相当规模,“斑鸠埔和大水角(今属坦洲)的果园也有不少”。

神湾柚柑埔,这个位于铁炉山西麓、历来与世无争的客家小村,既种菠萝,又植柚柑。如《中山市地名志》所述,“此处于明万历初期有人聚居,因山腰盛长柚柑得名”。村口有一座始建于清代的五孔石梁桥,4个桥墩每个均由6层花岗岩交错对垒而成,于1991年重修,已被列入中山市不可移动文物名册。入村的道路,是一个较长的缓坡,两旁果树扶疏。村内的神湾古庙,亦属“老物件”,绿色琉璃瓦下的大门对联分别为“满门忠节传宇内”“世代福泽播人间”。每年农历二月二“伯公诞”,是村里最为热闹的一天,村民纷纷抬着烧猪前往伯公庙拜祭,祈求阖家安康菠萝丰收,入夜后还会举行老少皆宜、热热闹闹的“抢花炮”活动。

一南一北紧邻神湾的坦洲与板芙,分别有埔顶、荔枝埔与沙角埔。从地形地貌来看,与三乡里埔与外埔的情况相类似,坦洲埔顶与荔枝埔左右为伴,溪水环绕,均为中山抗日根据地,前者于明洪武二年(1369年)在五指山西南麓的土丘上建村,后者于清雍正年间在多植荔枝的土丘上建村。至于沙角埔(当地俗称为沙埔),位于板芙白溪村,离鹿鸣湖很近,清嘉庆十一年(1806年)余姓人在当地鸡颈山的土丘上建村,因地形弯曲似牛角且多沙而得名。

■奋进的红色足迹

大埔环位于南朗涌口村,为海边渔村,其历史渊源如下,“抗日战争期间中山县城居民逃难至大茅岛,抗日战争胜利后又有顺德、番禺县人迁居该岛。1953年,中山县政府决定在该岛建麻风病院,岛上居民迁此建村”。因村子处于海边呈环形的大草埔上,故得名大埔环。

翠亨村,外人看来无外乎孙中山故里旅游区的印象,实际上这是一个下辖20个自然村的大地方,没与南朗合并之前它的名字还是翠亨镇,木子埔、大象埔、长沙埔位列其中。

木子埔的得名,取自于谐音。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谢姓人从邻村张落坑择此处山丘建村,初称母子埔,意为“张落坑是母村它是子村”,此后改称今名。大象埔的建村时间比木子埔晚100年,因村后有山形似大象而得名。笔者走访发现,大象埔与石门牌坊相邻,村内民居门牌上挂着的头衔还是翠亨镇时期的“石门村大象埔路”。时值小雪节气,伶仃洋畔的这片区域稍沾凉意。大象埔路旁的一株异木棉花开灿烂,满树的花朵像是为村子披上了时新的“粉妆”。

继续往南约2公里,几近珠海地界,便是长沙埔。沿路,因背山靠海的地势,只见东南方向正在起建偌大的商业楼盘。这是一个有着618年历史的村落,始建时因地处沙冈旁荒草地而得名。村口,屹着一棵高大的木棉树,老建筑大多集中于这一区域,有一些檐下或门上盘着蜘蛛网。村子西头的黄草冈上,便是中山革命的烈士陵园的所在地。陵园大门处建有牌坊,上书“中山革命烈士陵园”8个大字,庄严肃穆。此处总面积16.66万平方米,是纪念在大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牺牲革命烈士的纪念建筑物。据《中山档案方志》记载,中山革命烈士陵园于1960年建成使用,迄今曾进行过10多次的大小维修。“1989年10月被省政府确定为第一批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1995年1月被国家民政部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其内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与革命史迹陈列馆等,书写着不朽的光荣篇章。

车水马龙的市中心,在东区起湾道与桃苑路交会处的利来街公园,同样立有一块“卖蔗埔起义遗址”的石碑,无声却有力地承载着那段烽火岁月的红色记忆。原来,卖蔗埔是一个地名,位于原中山四区牛起湾、齐东、濠头先锋宫交界的山丘地带。《中山档案方志》对此谈及,“1927年4月,国民党在广州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共中山县委组织农民自卫军于4月23日在四区农军驻地——卖蔗埔举行武装起义”。因情报泄露,此次武装起义失败,工农武装伤亡达数十人。“周绍和、周环兴、陈帝潮、梁叶、周贻暖、郑金春、阮京木、陈祖旦……”这是《中山市人物志》对于此次起义牺牲者的名单介绍。依此处遗址的石碑所记,“这次起义是大革命失败后,中共中山地方组织武装夺取政权的尝试,虽然失败了,但为以后的武装斗争提供了宝贵经验”。2006年6月,卖蔗埔起义发生地被市委核定为中山首批革命遗址之一以及市委党史教育基地。

南外环尚未建成之前,蜿蜒于山林之中的鳌长公路,是东区长江村(如今与三溪村合并为社区)通往外界的主要公路。是日,笔者从林场饭店方向驱车而入,行约2公里左转即抵牛头埔。清末民初,甘姓人在该区域牛头山的坡地上建村,迄今已历百年烟云。村子面积不大,南面绕流着浅浅的溪水,溪旁砌着1米见高的围墙。村口篮球场旁,有一棵根系粗壮的老榕树,树下延伸开去的便是牛头埔正街,街旁的民房大多是新建的。与周边的村落一样,牛头埔曾是中山抗日根据地,村里的堡垒户积极为五桂山游击队运粮送药,此外不乏热血青年投身抗敌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