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食与神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路梅翌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13

  尽管方法不同,大家都只是想在崎岖坎坷的人生长路上永不力竭地奔向光明,想在千辛万苦之外有那么一点甜。

  之前有个很流行的段子,“请问你对一个地方的了解方式是什么?”“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吗?”听起来好笑,但却也相当真实。我在今年暑假去土耳其做志愿者的项目里有个活动是国家文化展示,而展示中包含了美食的内容。可见食物在日常生活里的确占有一席之地。

  我初到土耳其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寻觅美食。土耳其菜是世界三大菜系之一,而烤肉更是赫赫有名,作为吃货的我自然不能错过。前几顿,烤肉、羊肉丸、咸酸奶、鸡肉布丁等当地美食都尝了个遍,并且在新鲜感的加持下,甚觉有味。

  同时我也发觉,在“吃”这件事上,我们中国人分外认真。项目常有拖延的时候,我与另一名中国女孩是到饭点每每最先喊饿的人,还很挑剔,我俩不肯将就着面包咖啡草草了事,必要去外头寻顿好的认认真真吃饱。土耳其的日落很晚,所以当地人的晚饭差不多在九、十点钟,睡觉也到了凌晨,于是第二天起得也很晚,伙伴们大都直接忽略早餐,我却不行。早餐是开启我一天美好生活的钥匙,若是少了一顿,都有无与伦比的失落感与疲惫感。但两周后,我俩对土耳其菜便再也提不起兴趣。做肉方式不是烤就是炸,蔬菜吃法不是生吃就是拌上酸奶,点心除了腻的甜麻痹了味觉神经,再也感受不到其他味道,就连米饭也长得粒粒细瘦,丝毫不晶莹饱满,入口无醇香,更别提每顿饭标配的油炸薯条,透露着垃圾食品的气息。在数次吐槽之后,我们开始无与伦比地怀念中国菜,蒸炖炒煮爆卤,样样精通,酸甜苦辣香麻,味味俱全。忽然想起王安忆在《比邻而居》中描写了邻居家种种诱人的菜肉香,并称赞道“觉得他们过日子有着一股子认真劲:一点不混。并且,也不奢侈。”回忆中华民族世世代代从未在“食”上有过半点马虎,山珍海味不用说,就是最寻常的食材,也能做出千百种不寻常的味道。

  食物之于我们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汪曾祺先生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哎,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喝他一杯晶莹透亮的龙井茶!” 真正懂生活,有滋味的人钟意食物。天纵奇才金圣叹对儿子的遗嘱是“花生米与五香豆腐干同嚼,有火腿味。潇洒游尘世,不羁的人亦留恋食物。

  当我陷入很糟糕的生活状态,比如上学迟到,作业没带,考试挂科,与朋友闹翻,与父母吵架等等,在一段时间里面诸事不顺的时候,我会选择出去吃顿大餐,缓解一下心情。或是睡个漫长的觉,再找找原因去解决问题。而她们则会放下手头的所有事情去做祷告,让整个人都放松,心情也变好了。这让我无比深刻清晰地感受到了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神在她们心里,是寻常安详生活密不可分的部分,是糟糕生活寻求慰藉的港湾,是永远坚定不可动摇的信仰。

  我们也赋予食物作为精神慰藉的意义,让做饭的过程变得纯粹,只是认认真真、专心致志,时不时创新一下,添了几分调皮;吃饭的过程同样也很纯粹,让胃温暖起来,庆祝分享所获的成功,或是汲取力量去面对坎坷的生活。食物可以承载内心的欢喜,食物可以抵御内心的痛楚。

  尽管方法不同,大家都只是想在崎岖坎坷的人生长路上永不力竭地奔向光明,想在千辛万苦之外有那么一点甜。

  世界各地的食物都独有特色,各个民族的信仰亦千差万别,但万千殊途之间却有隐隐同归。如果不去了解,不去体会,不去感悟,只将思维囚于牢笼,那所见便也只是一隅天地。汪曾祺先生曾讲“一个人的口味嘛,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而这又何止局限于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