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无争树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燕茈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13

  他来的时候一无所有,现在也一无所求。

  围龙屋东、西两边对称,前低后高,主次分明,里面有厅堂、天井、水井,从前住有10多户人家。哑叔十多年前因家乡水灾流浪到这个地方时,围龙屋已经空了。家家户户都在旁边盖起了新的房子,围龙屋只放柴草、杂物。村里人可怜哑叔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就叫他随便在围龙屋挑个房间住下。这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饿不了。哑叔对村里的人无限感激,从此便在村子里住下了。

  哑叔并不哑,只是他不爱说话,别人问话不是点头就是摇头。他也从没有说过自己叫什么名字,没有说过家乡的事。天长日久的,大家都叫他哑叔,他点点头,看着对方,表示回答。

  孩子们会欺负这个流浪汉,常常追着他,给他扬泥沙,故意将他厨房里的食物撒很多盐。哑叔并不恼,还经常给孩子们零食。他是真心喜欢这些孩子,他的一双儿女被大水冲走时也是这么大,也是这么调皮捣蛋。

  他在门前的河边种了一棵“不知春”,不知春也叫无争树,总是在春天落叶,在夏天发芽,所以叫“不知春”。也有人说它自顾自生长,不管什么春夏秋冬,与世无争。

  每年春天,哑叔就坐在岸边,静静地看着无争树那细细的叶子纷纷落在水中央,跟着光影舞蹈着,许多雀儿叽叽喳喳在树枝中间飞来飞去。看着这些,他产生了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

  哑叔种的地并不多,他常常给左邻右舍帮工。收割稻谷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在另外一头,挥动着镰刀将禾束一把一把割倒,再一搂一搂地将禾束一遭一遭地抱到打禾机旁边。每天,他从天亮到天黑不紧不慢地忙着这些庄稼,从这一家忙到另外一家。主人端来茶水叫他喝,他摇摇头,指了指田埂上的水壶表示自己有带水。唤他一起回家吃饭,他也指指围龙屋,表示要回去吃。他什么都不肯要别人的,仿佛喝一口水就是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他来的时候一无所有,现在也一无所求。

  哑叔把什么东西都留着,在他眼中没有一件东西是废品,因为任何东西都可以重复利用。旧报纸可以用来包鱼干,纸袋子可以用来装花生米,豆腐乳瓶可以用来装盐,绳子可以搓成一团,放好和黄麻皮一起编织箩索(安装在箩筐上的绳索),小铁棍可以挖躲在墙角里面的野草……

  他整天忙忙碌碌,将围龙屋房梁上的瓦一一检修好,雨天再也不见漏雨。屋里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孩子们都喜欢到围龙屋的大厅游戏。他喜欢坐在门墩上一边编织竹器,一边听孩子们嬉笑怒骂的声音。他编织了好多鸡笼、鱼篓、箩筐、筛子……一一送给了村里的人。如果有多就挑到集市上去卖,顺便带些零食回来分给孩子们吃。

  有一年,五爷爷家失窃了,丢失了一只祖传的金镯子,还有一瓷罐古铜币。村里沸沸扬扬,都说那是无价之宝啊。还有人说当天看见哑叔鬼鬼祟祟地从五爷爷家门前经过。

  “原来哑叔是这样的人,真想不到。”

  “看他忠厚老实的样子,人不可貌相。”

  “真是引狼入室……”

  后来,哑叔想给村里人帮工,都被他们拒绝了,编织的竹器大家也不要了,孩子们也不再到围龙屋玩耍了。久而久之,哑叔就全明白了。明白过来的哑叔突然害怕见人,就是遇见小孩子,脸也会刷地一下红了。

  来年春天,阳光洒落在潺湲的流水中,岸边的无争树黄了叶子。哑叔坐在树下发呆,他抬头看天,是干净的蓝,白云一朵一朵飘过。他凝望着这一切,把从前的事情回忆了一遍,把所有在意的一切重新想了一遍,然后汹涌的泪水从他悲伤的眼中流出来。

  这是他最后一次亲近这个他深爱着的村庄,第二天他就离开了。

  不久,五爷爷家丢失的东西找到了,原来是被他家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孙子藏到谷堆里去了。

  村里人路过无争树时,不免回头看看空空荡荡的围龙屋,心中一片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