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搓澡师的报复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李金海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13

  第二天,牛小虎瞅空给小梅去了个电话,问她是不是在跟马哥交往。小梅有所警觉,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经同乡介绍,牛小虎认识了也是同乡的小梅。小梅在一家饭店端盘子。她略略有点姿色,朴实文静,有时不知为什么,脸就红了。牛小虎比她大两岁,又是男人,因此就觉得有一份责任,他对她说,出门在外不容易,以后有什么事就吱声。小梅脸又红了,开口道,谢谢牛哥!牛小虎玩笑道,我是姓牛,可一点都不牛啊!

  牛小虎看小梅是新来的,口气不免大了点。其实,他就是地下澡堂子里的一个搓澡师,晚上熬夜,挣点辛苦钱。牛小虎也曾在饭店干过,还在小工厂里当过工人,后来,因为搓澡这一行当能多挣俩,于是他就下到澡堂子里来了。

  牛小虎和小梅的交往逐渐熟络了起来。再后来,两人隐隐约约地谈起了恋爱。这下,牛小虎搓澡搓得更起劲了,因为他要攒钱,娶小梅,买房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梅不再有先前的拘谨和淳朴了,她的眼睛亮了起来,一张红润润的小嘴能说会道,而且,她穿着饭店工作服的姿影,清爽,秀挺,楚楚动人。后来,她竟当上了饭店的带班。有一次,牛小虎目送小梅远去,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他才转身离去。

  小梅越来越适应城里的生活了。又过了些日子,她搬出了饭店的蜗居,租下了附近小区里的一套小房。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小梅开始疏远起牛小虎。牛小虎有自知之明,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了,想把事情说开去。那天,抽个空当,他来到了小梅的住处。

  一见到牛小虎,小梅很惊讶,说是你啊。牛小虎说,是我。小梅问,有事?牛小虎说想跟你谈谈。小梅面色有些不自然,说道,马上有人来找我呢,你有什么事?牛小虎一时很尴尬,干脆说道,这么着,咱俩的事就拉倒吧。小梅说,咱俩的什么事?牛小虎忽然觉得,原来以前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遂呵呵笑道,对啊对啊,能有什么事。小梅抬腕看一眼手表。牛小虎说,那我走了,以后有什么事就吱声。小梅边说谢谢牛哥,边匆匆走至门口,把门打开。出了门,牛小虎回头叮嘱道,和人交往多长个心眼,有事打我电话。小梅甜甜地道声拜拜。

  走出楼门洞,迎面碰上一个正埋头打手机的男人。牛小虎不由得一个愣怔,这人他认识啊,是马哥。马哥是外地人,在这边开什么磨具厂,年龄不大,却很有老板的派头,他特别爱洗澡,而且每次都要牛小虎给他搓澡。牛小虎搓澡轻重有度,手法细腻,服务周全,总是把马哥伺候得舒舒服服。

  在牛小虎心思犯嘀咕的时候,马哥已经进了门洞,显然,他没有注意到牛小虎。出了小区,牛小虎吹起了《游击队歌》的口哨,反复吹,一直吹到了地下澡堂子。

  第二天,牛小虎瞅空给小梅去了个电话,问她是不是在跟马哥交往。小梅有所警觉,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牛小虎就说马哥这人我认识,经常去搓澡,总的感觉是,人还不错。小梅轻轻噢了一声。牛小虎笑道,喝喜酒时别忘了请我啊!小梅就在电话里笑嘻嘻地啐了他一口。

  之后,牛小虎和小梅就很少再来往了。

  马哥照旧来澡堂子里搓澡。他个头高,胖,每次白花花的一堆肉往那里一摊,任凭牛小虎鼓捣,期间,两人还能唠些不咸不淡的嗑,完事后,马哥坐起来,喊一声“舒服”。接着,牛小虎把拖鞋摆好,搀扶他下来。

  一天晚上,马哥和朋友酒后来搓澡。邻床的朋友笑问,听说你和小梅闹掰了?马哥说,是,前两天让我打了。牛小虎听了这话,搓澡的动作缓了下来。那朋友又说,叫我说,散伙吧,扯淡的事。马哥冷笑道,本来就是扯淡嘛,可她当真了。这一次,牛小虎浮皮潦草地给马哥搓完了澡。马哥笑对牛小虎道,小虎你是怎么了,没吃饱啊。马小虎没接他的话茬儿。

  第二天,牛小虎给小梅去了电话,劈头就问,小梅,姓马的打你了?

  小梅哭了起来,哽咽道,都怪我瞎了眼。

  牛小虎骂道,这个坏蛋。

  小梅涩涩地说,我要回家了。

  牛小虎狠道,我要教训教训他姓马的。

  小梅劝道,千万别,他人高马大的,也没啥大不了的,好合好散吧。

  牛小虎气冲冲地说,你别管。说完,挂了电话。

  一天夜里,马哥又来搓澡。牛小虎心里道,好,你可来了。搓澡时,他便使出了浑身的气力,差不多给姓马的搓掉了一层皮呢。拍打背时,他不是拍抚,简直就是剁肉般地击打。沉浸在这啪啪啪的击打声里,牛小虎心里生出一阵阵报复得逞的畅快感。姓马的伏着头,疼得直哼哼。似乎几次想欠头提醒牛小虎,都被牛小虎摁了下去。这一顿报复下来,让牛小虎大汗淋漓,气喘不已。

  马哥下了搓澡床,轻轻拍拍牛小虎的肩膀,道:“虎子!这次搓得最好,以后就这么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