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虚惊一场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李柯漂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13

  花格子一直沉默不语,两只眼睛却不停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这一举动,连做了五年导购员,在顾客面前夸夸其谈的店小妹也无语了。

  花格子走进店里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眼看就要关门打烊,店小妹还是立马迎上去,“帅哥,你随便看看。”

  花格子面无表情,也不回应,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墙角的摄像头发呆,三秒钟后才移开。

  店小妹跟在花格子身后说:“帅哥,你需要买些啥,我帮你取。”花格子仍然没有回应,他走到挂着各式女式包柜前,拿起一个看了看又放下,又拿起另一个包瞧了瞧又放下。店小妹跟着花格子在店里转来转去,始终没有明白他需要买些什么?

  花格子走到摆满各种饰品的柜前,又是看看这个瞧瞧那个,不问价钱也不说买与不买。

  花格子一直沉默不语,两只眼睛却不停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这一举动,连做了五年导购员,在顾客面前夸夸其谈的店小妹也无语了。

  店小妹心里有些发毛,她不清楚花格子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何种药。想起白天晚报上一家金店被劫的新闻,店小妹冒出了一身冷汗,双脚开始微微颤抖。

  这时,花格子注意到了墙上贴着的一张A4纸上的字:监控运行中,小本生意,敬请自重。看到花格子这个举动,店小妹愈加恐惧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美女走了进来。店小妹心里那块压制她近半小时的石头刚要落地,那美女冲着花格子嚷道:“都多长时间了?还没下手?”店小妹一愣,心怦怦直跳,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雌雄大盗?

  “喊你买个发夹,都这么长时间,啥时才能改掉你那磨磨叽叽的臭毛病啊?”那美女冲花格子又是一阵数落。

  店小妹还愣着,那美女已走到饰品柜前,拿起一个粉红色发夹,“小妹,多少钱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