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张春凤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13

  景观大道对我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

  一踏出大学校门,我便来到三乡工作和生活,不认识单位外的任何人,不认识任何一条街任何一条道。

  周末,我踩着自行车穿梭在陌生的小镇,宽敞、人少车少的景观大道最惬意。多少个心无旁骛的休息日,踩着脚踏车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景观大道上,望着天上飘浮的云,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空灵的心与这个陌生的小镇一步步贴近……

  后来, 机缘巧合认识了未来的“先生”,空灵的心被某种多酚填满,原来这松散的空气变得充满气泡,每一个气泡都写满了甜蜜与期待。那时候的我,不再像从前那样空灵地看天上的云,享受唯我独行的大马路。心里住进了人,再没办法回到过去的心无旁骛。

  休产假期间,我搬到了隔壁镇居住。因为涉世未深,角色的突变与各种状况的始料未及,远远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那是我人生中最迷惘、无助的日子,以致患得患失,自卑到了泥土里。现在,回头看应该可以确诊为产后抑郁症。

  在某一个情绪低落的傍晚,我独自一人打了个盹回到了景观大道。

  一个春寒料峭的傍晚,华灯初上,穿着结婚前买的那双黑色矮底高跟鞋,踩在那条熟悉的道上,我想细数人行道上的每一块砖,我想轻抚景观道上一品楼下的每一个雕塑……看云不是云,看路不是路,看我不是我。

  儿子渐渐长大,这条大道留下了儿子的牙牙学语与蹒跚学步。儿子渐渐懂事,终于可以自如地带着他逛街、看电影、上馆子,我们见证着景观大道上渐渐车水马龙,红绿灯也多起来了,路障多起来了,人成熟起来了!

  常常坐在丈夫开着的车上,看着景观大道上最显著的标志——金融大厦,一次次臆想又能像过去那样,某个不经意的路过,可以偶遇原来没有盖起大厦时,空地上升起某个浪漫的烟火,哪怕只是黑夜中短暂的绚烂,那也是岁月的一部分,无法重来,无法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