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黄小鹏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17

大雪。自我出生以来这个节气基本与中山对不上号,所以我打算从“从前”开始。

从前,在一个暴雪将至的黄昏,名叫白居易的诗人写了一首《问刘十九》的诗: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这首诗后来成为最佳雪天生活范本。有什么比得过门外北风呼呼漫天飞雪,窗内三五知己围炉煮酒谈东西论古今?

人生快意泛滥而出,真挚友情跃然纸上。

世人皆说好酒易得,知音难寻。羡慕白居易,毕竟他有酒,还有刘十九。

关于知音难寻这个梗,我想起不久前的珠海设计周。

10月25日,曾与一众长满审美学细胞的设计部同事前往2018珠海设计周。不知道大家在那场充满审美学的展览会现场都发现了感悟了什么,他们走出展览馆,在前往湾仔市场午饭的路上,竟不约而同拿手机对着市场后面晾晒着的咸鱼狂拍不已。

难道没有什么比一条咸鱼更吸引的吗?

一股悲怆的喜感浩瀚袭来,我一边感叹设计周知音难寻遇人不淑,一边默默地掏出了拍咸鱼的手机。

当日的“设计与时尚文化”论坛,我坐第二排,第一排是演讲嘉宾席。留意到坐我正前面的背影:素色长裙,漆黑长发优雅地挽起,荧光绿的大耳环很耀眼。

觉得心里有根小棍子在挠挠,很希望她转过头来,然而并没有。

离开设计周,翻看带回来的那堆资料才知道,那个背影是王小慧,我在学生时代看哭了的一本书——《我的视觉日记》的作者。她是当日论坛的首位演讲者,带来《跨界·跨界思维·跨界创作》的主题。而我在中场进入,遗憾错过。

世间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想见的人就在你前面,你竟浑然不知。

王小慧是我心中最适合邀约好友围炉煮酒的女人之一。

她有遍布世界各地的“有意思的”好友,她在各种场合介绍和描述他们。曾经有人问:你的朋友怎么个个都那么出色,人还那么好?她回答:如果连又出色又好的人我都没有时间给他们,怎么会有时间和那些不出色、人品又不怎么样的人交往呢?

王小慧是德国慕尼黑市长夫人爱迪特在家中创办的“女人沙龙”的成员。那是定期举行的周末早餐会,一群有创意、有个性、有意思的女人,其中不乏演员、作家、艺术家、学者,兴到浓时那些歌唱家或者喜剧演员还会即兴表演一段。她们的“早餐”常常吃到晚间甚至深夜。

那些好朋友,总是一呼百应而来,依依不舍离去。

王小慧与中山最近的交集,可能是2018年10月13日至31日,“莲知般若,诗意剑桥”刘春潮漆画艺术展在王小慧艺术馆的展出。

王小慧代表主办方介绍了中山美术馆原馆长刘春潮。她阐释“莲”的生命轮回:荷花败去,莲蓬生长,莲蓬枯萎,莲子成熟,而莲子落到水中又孕育出新的生命。

同样喜爱莲花并常以其为创作主题的王小慧与主画莲花的刘海潮有了心灵的相通之处。

天越冷,酒杯越暖。

内心越开阔,“王十九”越多。

大雪虽然未至,时节已然入冬。

酒当然是不缺的,并且红泥小火炉已备好。朋友,你有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