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奶奶的茉莉花茶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陈丹琳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17

说起茉莉花茶,我就想起我奶奶,一个像茉莉花茶那般温和,散发着清香的温婉南方女子。

我奶奶是开茶铺的,奶奶家的山头后就是一大片茶园,种着各种茶叶,那时候我年纪还小,分不清乌龙茶、红茶、白茶这些种类,只记得每次回到奶奶的茶园子,总能呼吸到那扑鼻的茶叶的芬芳。

奶奶每天耕作着那块茶园,施肥,修剪,细心地呵护着每一棵棵茶树。春季会收一季茶叶,夏季也会收一批。每到丰收的季节,奶奶最大的工作就是炒茶了。之前我对炒茶一窍不通,奶奶不乐意了,特地在丰收季让我妈送我回去,我也就跟着奶奶学了些皮毛。炒茶分生锅、二青锅、熟锅,三锅相连,有序操作。炒茶锅用普通板锅,砌成三锅相连的炒茶灶,当地茶农概括为三句话:“第一锅满锅旋,第二锅带把劲,第三锅钻把子。”炒至条索紧细,发出茶香,约三四成干,即可出锅。炒茶过后就是堆积,堆积是黄变的主要过程。最后一步就是烘焙,烘焙是利用高温进一步进色香味的变化,以形成茶特有的品质特征。

随着开放经济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出去务工,村里喝茶的人越来越少。每次回到奶奶的茶铺,看到门可罗雀的场景,我就跟奶奶说,要不要弄一个网店,在网上卖茶叶。我本以为奶奶会很欣喜,奶奶却摇摇头,微笑着握着我的手说,奶奶不想再卖茶了,卖了一辈子的茶,奶奶想自己喝喝茶。

奶奶一辈子都很辛苦,艰难地拉扯大爸爸跟叔叔,还供了他们上了大学。曾经,茶铺是奶奶全部的收入来源。爸爸好几次都要把奶奶接到城里住,但是都被奶奶拒绝了。奶奶习惯了茶园的味道,说,夜里也要闻着茶叶的香气才能入睡。爸爸只好作罢。我想,茶园已经成为奶奶生命的一部分,很难将她和它彼此分开。

闲着在乡下的日子,奶奶也琢磨着些新鲜的茶式。每次放假回老家,我总能喝上奶奶新研制的茶品。记忆最深的就是奶奶做的茉莉花。

每年五月份,奶奶都会到县里的花厂采购新鲜的茉莉花,制作茉莉花茶,晚上8点左右才能开始,因花蕾那时才开始绽放,首先要先铺上作业用的白布,然后在白布上铺上茶叶,然后在茶叶上铺上茉莉花,接着又是一层茶叶,然后又是一层茉莉花,这样茶叶会把茉莉花的清香和甜汁吸进去。将茶和茉莉花翻转5次,待茉莉花谢了,茶叶会变得有点湿润,这时将茉莉花挑出来,将茶送进烘焙,香气扑鼻的茉莉花茶就这样做出来了。

每个茉莉花开花的季节,我都会准时回老家,喝一口奶奶做的茉莉花茶。一杯刚刚泡好的茉莉花茶散发着茉莉的清幽芳香,沁人心脾,浅尝一口,茉莉的清香便流入心脾,心神俱宁。

再后来,我上大学了,不是每个五月都能回老家,奶奶知道我喜欢喝,便把茉莉花茶装成一小包一小包,打包好,给我寄至广州。每次打开从老家寄来的包裹,我总能在那一包包散发着茉莉清香的茶叶里找到奶奶的味道。

在异地喝着奶奶做的茶叶,心里升腾起无数的情感,有感动,有温暖,有感恩。一口清茶就让我想起了跟奶奶所有的一切,奶奶教我炒茶,奶奶教我做茉莉花茶,奶奶跟我一起喝茶聊天……一切一切,浮现在我的面前,很温暖,我的眼眶总是不由自主地湿润了。

今晚,我又泡了一杯奶奶刚从老家寄过来的茶,茉莉花香氤氲,泡上一杯,就像儿时奶奶掌心的温度。